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誰會拿下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將于10月份公布。今年誰會拿獎?

延續這幾年以來的傳統,在此公布一下博彩公司 Ladbrokes 對于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鏈接),貼在這里僅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娛樂價值高于參考價值。如果看不太懂這些數據也沒關系,總之,一個作家在這個名單上排名越靠前、賠率越低,就說明博彩公司認為此人獲獎的可能性越大。

[ 插播一條廣告:我做的新網站走廊網(zoulang.com)已經上線,內容包括:文化頻道 | 生活頻道 | 創意&視覺頻道 | IT頻道 等等]

Haruki Murakami			10/1
Mo Yan				12/1
Cees Nooteboom			12/1
Ismail Kadare			14/1
Adonis				14/1
Ko Un				14/1
Dacia Maraini			16/1
Philip Roth			16/1
Cormac McCarthy			16/1
Amos Oz				16/1
Alice Munro			20/1
Enrique Vila-Matas		20/1
Eduardo Mendoza Garriga		20/1
Les Murray			20/1
Ngugi wa Thiog'o		20/1
Chinua Achebe			20/1
Assia Djebar			20/1
Thomas Pynchon			20/1
Umberto Eco			25/1
Leonard Nolens			25/1
Mircea Cartarescu		25/1
Adam Zagajewski			33/1
Karl Ove Knausgard		33/1
Don DeLillo			33/1
Peter Nadas			33/1
Nurridin Farah			33/1
Joyce Carol Oates		33/1
E L Doctorow			33/1
Bob Dylan			33/1
Merethe Lindstrom		50/1
Andrea Camilleri		50/1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50/1
Chang-Rae Lee			50/1
Ian McEwan			50/1
Margeret Atwood			50/1
Gerald Murnane			50/1
Peter Carey			50/1
Bei Dao				50/1
Antonio Lobo Antunes		50/1
Ernesto Cardenal		50/1
Yves Bonnefoy			50/1
Michel Tournier			50/1
Maya Angelou			50/1
Mahasweta Devi			50/1
A B Yehoshua			50/1
Azar Nafisi			66/1
Dai Sijie			66/1
Daniel Kahneman			66/1
Javier Marias			66/1
Kazuo Ishiguro			66/1
Ursula Le Guin			66/1
David Malouf			66/1
Hanan Al-Shaykh			66/1
Salman Rushdie			66/1
Ben Okri			66/1
Herman Koch			66/1
Tom Stoppard			66/1
Colm Toibin			66/1
Claudio Magris			66/1
A S Byatt			66/1
Milan Kundera			66/1
Patrick Modiano			66/1
Juan Marse			66/1
William H Gass			66/1
Yevgeny Yevtushenko		66/1
Julian Barnes			66/1
F Sionil Jose			66/1
John Ashbery			66/1
Ulrich Holbein			100/1
Atiq Rahimi			100/1
Kjell Askildsen			100/1
Jon Fosse			100/1
Michael Ondaatje		100/1
Paul Auster			100/1
Eeva Kilpi			100/1
Vassilis Alexakis		100/1
Mary Gordon			100/1
Marge Piercy			100/1
Jonathan Littell		100/1
Juan Goytisolo			100/1
Anne Carson			100/1
Elias Khoury			100/1
Shlomo Kalo			100/1
William Trevor			100/1
Peter Handke			100/1
Victor Pelevin			100/1
Ferreira Gullar			100/1
Antonio Gamoneda		100/1
Louise Gluck			100/1
John Banville			100/1
Rajendra Bhandari		100/1
Jonathan Franzen		100/1
Christian Jungersen		100/1
Sofi Oksanen			100/1
Shyam Selvadurai		100/1
Roberto Saviano			100/1
Olga Tokarczuk			100/1
Leila Aboulela			100/1
Daniel Chavarria		100/1
Anna Funder			100/1
Tim Winton			100/1
Peter Hoeg			100/1
Gosta Agren			100/1
Michael Frayn			100/1
Carol Ann Duffy			100/1
Tadeusz Rozewicz		100/1
Per Petterson			100/1

[ 插播廣告:我做的新網站走廊網(zoulang.com)已經上線,內容包括:文化頻道 | 生活頻道 | 創意&視覺頻道 | IT頻道 等等]

文章分類: 文壇張望 | 評論



《明日風尚》關于讀寫人的訪談:網羅天下好書評

(《明日風尚》雜志2012年8月刊)

當互聯網進入“Web 2.0”時代之后,大眾參與、互動、分享、發布內容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這是一種巨大的進步,但同時帶來了信息過剩和信息碎片化等問題。而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普及,也在悄悄興起一場閱讀習慣的革命。如何將網上眾多的書評文章進行過濾、精選和聚合,讓讀者能夠在一個地方找到最新、最優秀的書評文章,同時,讓手機和平板電腦用戶也能方便讀取這些文章?這正是“讀寫人”正在做的事情。

書評人比目魚于 2008 年創辦“讀寫人”(duxieren.com),這是一個聚合了書評雜志、書評博客、中英文讀書資源的網站。“這個網站的最高目標大概就是把最新、最優秀的書評文章‘一網打盡’,但現在離這個目標還差得很遠。”

MING :為什么想做這樣一個分享型的博客集合?

比目魚:讀寫人網站是我在 2008 年做的,最初是為了方便自己。當時正是博客最紅火的時候,我寫了一個小程序,可以自動檢測我關注的一批博客是否更新,然后把最新文章的鏈接顯示在我的個人網站上。這些博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讀書博客,后來我想把這些書評文章單獨列出來,然后忽然想到不如專門做一個書評博客的聚合網站,這樣也可以和更多人分享,于是就有了“讀寫人”。

MING :在推出博客平臺之后又推出了手機客戶端,你是否有一個理想中的全方位書評閱讀?

比目魚:接觸智能手機后我發現自己的閱讀習慣開始發生改變,很多網上的內容都是在手機上閱讀的。于是我想讀寫人也應該有自己的客戶端,這個客戶端應該不僅僅是一個可以在手機上完美顯示的網站,至少還應該支持預先下載、離線閱讀等方便手機用戶的功能。我對寫程序非常有熱情,從開始學寫手機 APP 到讀寫人的安卓版客戶端上線只花了十二天時間,半個月后 iPhone 版也上線了。將來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普及率會越來越高,這些東西不只是可以用來打游戲,我希望有更多的閱讀類APP 出現,這樣閱讀這件事會更深地滲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去。

MING :網站的總PV 和UV、客戶端的總下載量有多少,讀者多嗎?

比目魚:讀寫人本質上是一個目錄網站,本身并不提供書評文章的內容,只給讀者提供最新書評文章的鏈接,把讀者引向相關的網站去閱讀文章的全文。這種模式決定了網站的流量不會像傳統網站那么大。但是讀寫人網站的“黏度”很高,每天平均70% 以上的訪問量來自老用戶,很多讀者已經把每天來這里看書評當成一種習慣。

MING :你覺得利用網絡媒介來推廣書評的效果如何?

比目魚:以我個人的經驗為例,幾年來我在紙媒上發表過不少篇書評,但從來沒收到過一封讀者來信(包括電郵),文章發出去之后一般就沒了下文。但我在個人博客上發表的書評一般都會立刻收到讀者的反饋,包括評論、轉發等等,我會立刻知道這篇文章的讀者反
應如何。這種互動功能是紙媒不具備的,其實也能激勵書評人的寫作熱情。在網絡上發表的文章還有另外一個紙媒不具備的優勢:讀者可以通過搜索引擎發現你的文章。一篇文章如果僅僅發表在紙媒上,那么當圖書下架、雜志過期后這篇文章很可能就再也沒有新的讀
者了,但一篇發表在網絡上的文章永遠存在被重新發現的可能,因為谷歌、百度隨時可能把你的文章送到搜索相關關鍵詞的讀者面前。

MING :在其中你是否需要做一些作者的篩選和更新(淘汰)的工作?書評人可以自薦嗎?

比目魚:這個網站在作者的選擇方面一直是根據我的個人口味決定的。幾年來我一直在不斷發現一些不錯的新作者,也時常收到書評作者的自薦 E-mail,好的會被收錄。未被收錄的書評博客并不一定是因為水平不夠,有的是因為作者關注的圖書類型和讀寫人的定位存在偏差,比如讀寫人并不收錄暢銷書的書評(因為這些書的書評在其他地方很容易見到),而對于某些特定類型的書評(例如較深的政治、財經類書評)我本人并不在行,無法判斷高下,所以收錄的也不多。

MING :目前看來,讀寫人還是有些龐雜,比如在書評人的 RSS 欄中有影評,文章的類型和質量參差不齊,你有考慮過優化么?

比目魚:讀寫人是一個沒有人工編輯、完全靠程序自動運行的網站。這個網站我一直沒怎么管,已經獨立運行將近四年了。由于沒有人工參與,所以難免也會出現一些問題。讀寫人的程序會對文章進行一些簡單的篩選,力求過濾掉和書評無關的文章,但偶爾也會出現
一些偏差,收進來一些影評或其他不相關的文章。另外,一篇文章的質量是無法靠程序來判斷的,所以只能依賴于對作者的信賴。我會爭取通過優化程序的方法來解決這些問題,但并不準備加入人工編輯。依靠專門人力來長期維持一個非營利的小眾網站是一件不現實的事情。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有些雨必將落下

(刊于紐約時報中文網)

一個星期以來一直陰雨連綿,雨滴在深夜無休止地敲打著玻璃窗。聽著雨聲讀一本名叫《雨必將落下》的小說集,我隱隱感覺這本書散發著某種魔咒般的能量。

這是一本收集了十五篇短篇小說的作品集。如果不看介紹直接讀下去,讀者很容易誤以為這是一本多位作者的合集,因為這些小說在風格(甚至質量)上很不統一。但事實上它們出自同一位作者。如果不看作者介紹,只讀此書的前幾篇,讀者可能會猜測作者是一位女性;但如果把這些小說從后往前倒著讀,幾篇過后你可能會相信它們出自一位男性作家之手。

這本書的作者,米歇爾·法柏(Michel Faber),是一位生于荷蘭、長在澳洲、目前定居于蘇格蘭高地的男性作家。《雨必將落下》(Some Rain Must Fall)是作者出版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此書的中譯本于2011年秋季悄無聲息地出版,然后又幾乎悄無聲息地被大部分讀者忽略掉了。

然而這是一本具有獨特魅力的小說集。這種魅力在標題小說《雨必將落下》中就有足夠的體現。這篇小說用極其簡潔的語言描繪了幾個并無大事發生的日常生活場景,但從一開始讀者就能感到某種異樣、某些不祥之兆。作者在講這個故事時使用了這樣的技巧:他在開篇就告訴讀者很多秘密,比如女主人對同居男友的感覺是“我和這個男人的關系快完了”,然而在此同時他卻故意隱去了很多看似必要的背景交代,比如女主人公從事的職業到底和普通老師有什么不同、是什么原因讓她來接替原來的老師、為什么說她班上的孩子“日子還得繼續下去”。于是讀者不得不帶著這些疑問讀這篇小說,還得不時開動腦筋把字里行間流露出的信息片段拼湊完整。漸漸地,事情的來龍去脈開始明朗,小說的氣氛也逐漸走向沉重。而這篇小說的標題從一開始就為這個故事的走向做好了鋪墊,這個標題出自一首詩,原句為:“每個生命中,有些雨必將落下,有些日子注定要陰暗慘淡。”

作為一名男性作者,米歇爾·法柏在此書(主要是前半部分)的小說中展示了通常屬于女性作家的細膩、敏感和神經質。小說《魚》的風格介于童話和科幻小說之間,描繪了一幅帶有世界末日氣氛的奇異畫面:一對母女生活在災難洗劫后的城市,空中有“無數海洋生物在無聲地游走”,“成群的梭魚毫無征兆地從破碎的窗戶進進出出”。這是一篇以畫面感和想象力取勝的小說,然后作者同時又賦予了這個故事某種哀傷的感染力。小說《玩具故事》的主人公是“上帝”,他的房間里懸掛著從垃圾堆里撿來的一顆行星(應該是地球):“上帝跳起來站上椅子,把臉湊近懸吊著的星球。即使是在黑夜,他也能看見兩極的白色、高速氣流和云朵。當然,看不到那個對他低語的男孩”。小說《胖小姐和瘦小姐》則具有卡夫卡小說的氣質:“有兩個年輕小姐同住在一間舒適的小房里”,某一天,其中一個忽然開始厭食,另一個則開始暴飲暴食,她們當中一個變成了瘦小姐,另一個變成了胖小姐,一個最終變得骨瘦如柴,另一個肥胖得行動不便。最后,她們在醫院的病床上相逢……

米歇爾·法柏的不同尋常之處在于他能夠變換多種寫作風格。雖然敏感、細膩看來是這位作家的強項,但這并不妨礙他寫出一些味道完全不同的小說。小說《五十萬英鎊和一個奇跡》是一篇以黑色幽默為基調的小說,寫的是兩個建筑工去修繕一座破舊的天主教堂,施工時圣母瑪利亞的雕像不慎墜毀,于是兩人不得不用偷梁換柱的辦法去架起一座新的雕像,整個過程有不少滑稽場面,但在小說結尾處作者又展示了某種“靈光一閃”的瞬間。小說《羊》是另一篇風格近似的作品:五位紐約藝術家應邀去參加“世界另類藝術中心”的藝術活動,當他們抵達預定地點——蘇格蘭高地后,卻發現事情和他們的預想有很大出入。作者在這篇小說中加入了不少調侃當代藝術的文字,讀來頗為詼諧有趣。

這本書中另有幾篇小說在寫法上走的是傳統現實主義的路子,雖然這幾篇足以證明作者會寫傳統小說,但它們也暴露了這位作家的軟肋。《皮欽美語》是一篇關注社會底層的小說,寫的是波蘭移民在倫敦的生活,但敘事結構似乎更適合于中長篇小說,人物形象單薄,而且作者時常直接借書中人物之口討論社會問題,屬于不太高明的做法。《愛的隧道》講的是一個很多讀者會感興趣的故事:一個失業的廣告推銷員在色情場所找了份工作,在那里遇到了一些邊緣人物。這個故事寫得也并不十分精彩,而且在情節設置上有些好萊塢的影子。《地域外殼》寫的是西方現代文明和原始文化之間的關系,但故事講得有些拖沓乏味,也并無太多亮點。這幾篇小說的共同缺點是過于冗長,人物、場景設置都不夠精煉。

然而這并不影響這是一本精彩的短篇小說集。讀《雨必將落下》偶爾會讓我聯想起另一本短篇小說集——伊恩·麥克尤恩的《最初的愛情,最后的儀式》(First Love, Last Rites)。這兩本書的共同特點包括:都是英國味兒的短篇小說,都是作者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它們的中譯本在裝幀設計方面都是“小清新”風格,而它們的故事則很多都屬于“重口味”范疇。《雨必將落下》中有一篇小說題為《紅色水泥車》,主人公是一位被入戶搶劫者殺害的年輕女子。從小說開始主人公就已經死了,尸體躺在地上,但她的意識(靈魂?)卻可以四處游走,甚至跟隨罪犯回到他的家,夜里躺在罪犯和他老婆中間。小說《溫暖又舒服的地方》寫的是剛剛進入性成熟期的青少年,和麥克尤恩的某些成長小說有些氣質相通之處。麥克尤恩似乎更熱衷于描寫青春之殘酷,法柏的這篇小說則多了一些溫暖的東西。

精彩的短篇小說往往只靠簡短的篇幅、一兩個場景就可以俘獲讀者。《雨必將落下》中有一篇題為《帳》的小說,篇幅很短,主人公是一個不能上學、受生父虐待的小女孩。這是一個有些凄慘的故事,但作者在敘事時使用了一種天真、甚至美好的語調,于是敘事語言和故事本身的基調形成了一種反差。家里很窮,父親又是個吝嗇鬼,于是小女孩對每樣生活用品的價格都爛熟于心。她最終想出了一個逃脫家庭陰影的辦法,但作者并沒有透露這個計劃將如何實現,而是花了不少筆墨描寫女孩如何一分錢、一分錢地提前計算旅行中的花費。在小說結尾處作者終于揭開了小女孩逃脫計劃的謎底。這時,故事背景和敘事語調之間的反差、現實和幻想之間的反差匯聚成一股沖擊力,使得這篇小說成為全書最讓人百感交集的作品。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詹妮弗·伊根的 Twitter 小說

(刊于2012年7月11日“紐約時報中文網”)

《紐約客》登小說是平常事,幾乎每期都有,但最近有一篇卻有些特別。這篇小說名叫《黑盒子》(Black Box),作者是美國女作家詹妮弗·伊根(Jennifer Egan)。特別之處在于:讀者最先讀到這篇小說不是在《紐約客》雜志上,也不是在雜志的網站上,這篇小說通過在 Twitter(美國的“微博”)上連載的方式首發,每條微博相當于小說的一段,每晚定時一條一條地發,分十天連載完。

在微博上連載小說,這事兒我根本不看好。首先,閱讀小說需要有連續性,你的內容一段一段地往外蹦,我坐在電腦前一條一條地讀,不僅讀著吃力,而且段落之間的文氣銜接會被生硬地打斷;更要命的是,因為微博上的帖子都是按由新到舊的順序排列,在微博上看小說你就不得不經常從下往上倒著讀,十分別扭;除此之外,一個微博用戶可能同時關注成百甚至上千個微博賬號,于是小說在連載過程中難免被強行插入他人毫不相關甚至無聊透頂的微博,即使你的文字再精彩,也可能被“插”得滿目瘡痍。

雖然并不看好小說在 Twitter 上的命運,但我對這篇名叫《黑盒子》的 Twitter 小說卻很感興趣。它的作者詹妮弗·伊根是一位我從兩年前就開始關注的作家。當時讀到一本名叫《惡棍來訪》(A Visit From the Goon Squad,中譯本已出)的英文長篇小說,感覺眼前一亮,十分對胃口。這部小說分十三個章節,每一章幾乎都可以作為一篇獨立的短篇小說來讀,每一章講一個不同的故事,有一個不同的主人公。值得贊嘆的是,伊根在這部小說里使用了幾種完全不同的敘事手法,變換了多種味道迥異的文字風格。這本書里有第一人稱敘事、第三人稱敘事,還有不太常見的第二人稱敘事;語言風格上有不露聲色的冷敘事,有細膩敏感的抒情式敘事,有戲謔調侃的口語式敘事,有模仿采訪報道的新聞體敘事,最不同尋常的是:這部小說的第十二章沒有任何敘事段落,而是由幾十張PPT幻燈片組成。《惡棍來訪》是我在 2010 年讀到的最好看的英文小說。此書后來接二連三地獲獎,包括 2010 年的“全美書評人協會獎”(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和2011年的“普利策小說獎”(Pulitzer Prize for Fiction)。

一位寫過 PPT 小說的作家現在來寫 Twitter 小說——這倒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我讀完了《黑盒子》的全文(《紐約客》在完成 Twitter 連載后將這篇小說按傳統方式刊登在六月份的第一期上,我讀的是這個版本),感覺相當喜歡。

《黑盒子》是一篇科幻和間諜小說的混合體,在情節上走的也是通俗小說的路子:一名美國女子(在《惡棍來訪》中出現過的一個人物)被國家安全部門訓練成間諜,體內被植入多種高端電子間諜設備,然后去往地中海一帶通過施展美人計的方式竊取恐怖分子的機密情報。這樣一個故事是很難寫成“純文學”小說的,然而伊根卻做到了這一點。她的武器:敘事語言。

對我來講,《黑盒子》的閱讀樂趣幾乎全部來自于這篇小說的敘事語言。既然要寫一篇 Twitter 小說,作者除了必須把每個段落都控制在 140 個字以內(伊根寫作時用了一個每頁印有八個方框的筆記本,在每個方框里填寫一個段落),她還需要解決段落之間的文氣銜接問題。要知道,Twitter 的140字,從敘事容量上來講,遠遠少于中文的 140 字,這就使伊根的成就更加突出。在這篇小說里,伊根把一段一段的敘事文字轉換成一條一條的間諜訓練指令以及主人公的觀察、反思記錄,于是每一段(條)都相對完整,幾乎可以獨立成篇——這種方式和微博文風頗為吻合,甚至能用來描寫人物對話。下文是小說女主人公在海灘上施展美人計的段落(筆者譯):

如果你事先知道某人性格殘暴無情,你會從一些細微平常的地方看出他的殘暴無情——比如他游泳時手臂擊打水花的姿勢。

“你好嗎?”你的指定目標在跟隨你進入波浪洶涌的海水之后拋出的這句話很可能暴露出某種懷疑,但也可能什么也沒有。

你的回答——“我在游泳呢。”很可能被理解為暗藏某種譏諷,但也可能什么都沒有。

“我們一起游到那塊礁石那邊,好不好?”是一個問題,但也可能并非一個問題。

“一口氣游過去?”如果講得得體到位,這句話會讓對方看到你性格里天真率直的一面。

“那邊比這里更隱秘。”這個回答可能讓人頓生不詳的預感。

伊根在《惡棍來訪》里已經顯示出對多種語言風格的靈活掌控,而《黑盒子》則讓人感覺這位作者還有更多尚未得以展示的才能和潛質。這篇小說的語言富有節奏感,充滿音樂韻律,讀起來有一種新奇迥異的效果,讓人想起實驗小說家格特魯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甚至還有邪典作家查克·帕拉紐克(Chuck Palahniuk)的影子。

也許在 Twitter 上連載小說這種嘗試最后會以失敗告終,但在我看來,詹妮弗·伊根在《黑盒子》里的語言實驗應該算是一個成功。讀小說的方式大概還是越傳統越好,但寫小說,卻是可以放開膽子玩兒各種花樣的。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有資金就可以寫出好書評嗎?

(這是一篇近日答《南方都市報》記者問的采訪,原文如下:)

前不久,盛大文學宣布,將投入百萬元創建一個百人的“白金書評人”群體,并稱還將搭建中國網絡評價體系。對此,有評論認為,網絡文學已發展出豐富門類,出現針對網絡文學的書評是遲早之事;也有評論認為,在接受資金支持的前提下,如何保證書評人的公信力,還需觀望。

為此,我們邀請到比目魚———“讀寫人”網站的創始人,來談談書評人的公信力,以及好書評所具備的特點。“讀寫人”一直呈現的,正是國內一批活躍書評人的作品。來看看以獨立身份推薦書評的比目魚,對書評人的觀點。

此次盛大文學以百萬資金打造書評人,針對的評論對象是與其相關的網絡文學。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的書評,在你看來有區別嗎?

在今天,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并不是特別容易界定。比如這個月初,《紐約客》雜志發了一篇女作家詹妮弗·伊根的短篇小說,首發不是在雜志上,而是在推特網上。這篇小說是“純文學”的,但也應該算是網絡文學。

區分網絡文學和針對傳統文學的書評并不特別容易,但我覺得書評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分類:一類是“大眾書評”,比如豆瓣網,每個讀者都可以對一本書打分、評論;另一類大概可以姑且稱為“專家書評”,例如書評雜志上看到的那些,都是編輯找較為“專業”的書評人寫的(當然,他們寫出來的東西是否專業是另一回事)。“大眾書評”作為整體考察,可以反映一本書的平均受歡迎程度:“專家”書評的意義,則更多在于引導讀者的閱讀,以及提供知識和啟發。

有資金支持,就可以寫出好書評嗎?

這兩件事之間當然沒有因果關系,一個水平很差的書評人,給他再高的稿費,也未必能提高他的寫作水平。但是資金支持可能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寫書評,也有可能讓優秀的書評人寫出更多的書評。寫書評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看一本書往往要花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的時間,而寫一篇一兩千字的書評,最多拿幾百塊錢的稿費。在這種現狀下,把寫書評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是非常吃力的。

出資支持書評人應該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具體方法不當,可能會起到壞作用。比如,假如一篇書評的稿費高低,是通過這篇書評帶來的銷售量來計算的,那么書評人可能會為了多掙稿費去吹捧所評論的書,于是書評很可能就淪為廣告性質的軟文了。而且,這樣可能會導致書評人不愿意去寫批評性的書評,因為大部分情況下,批評意味著勸讀者不要去買這本書。

好的閱讀分享體系是什么樣的?

我沒有好好想過這個問題。但我一直覺得,寫書評應該是副業。據我觀察,《紐約時報》書評版上發表的書評,作者是“專業書評人”的很少,他們中的大部分人本身也是作家,遇到合適的新書,就來寫一篇書評,寫完之后繼續去寫自己的書。

我聽說《紐約時報》找人寫書評的程序大概是這樣的:找一位和所評書籍作者類型相近的作家,問他是否愿意寫篇書評(但事先并不讓他讀這本書),如果答應的話再把書寄過去,讀后不管喜歡與否都要寫一篇。我曾經(在一次飯局上)問過一位國內的前輩作家:為什么在國外,作家經常互相給對方寫書評,而中國作家很少這樣做?這位老師回答我:因為外國作家不需要經常坐在同一張桌子旁邊吃飯。

好書評具備哪些特點?

我覺得書評大概可以分成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能夠清楚準確地告訴讀者這是一本什么樣的書,然后發表自己對這本書的真實看法;第二個層次是,能夠通過對這本書的介紹、分析和評論,給讀者提供這本書之外的知識和啟發,即使讀者沒有讀你評論的那本書,他們也可以從你的書評里獲取營養;第三個層次大概是最高境界:文字精彩、好看,使閱讀這篇書評本身就是一種文字上的享受。這三個層次都能達到的書評應該就是非常好的書評。

書評人的公信力應該怎么建立?

最根本的原則可能就是“忠于自己”,如果你能做到永遠堅持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那么即使你的觀點、趣味與大眾、專家相悖,那么至少你在真實地表達,這種真實讀者是可以看出來的;相反,如果你老是在想“如何評論才正確?”或者“如何評論才顯得有水平?”,那么你的文章讀起來會有作業味兒,你的言不由衷讀者也是能看出來的。我關注的書評人其實很多,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讀寫人”(www.duxieren.com ),上面收錄的書評都不錯。

當初創立“讀寫人”這個平臺,你是怎么考慮閱讀分享的?

當初做這個網站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用,并沒有想太多關于“分享”的事。“讀寫人”到現在為止都是一個小眾網站。我在內容篩選方面的原則很簡單———我本人喜歡的、對我胃口的。雖然這聽起來不太像一個“著名網站”的建站原則,但我覺得是有效的。

我感覺,很多媒體為了迎合更多人的口味,最后變得索然無味,很多網站都是因為試圖幫用戶解決更多的問題,而導致不再有人來用它解決問題。

將來除了報刊、有書評功能的SNS網站、或信息集成類的APP,也有可能出現個人品牌的書評,比如付費形式的書評博客。閱讀分享適合以什么樣的形式來發展?

在今天,獲取、分享信息已經變得越來越容易。我覺得接下來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信息的篩選、細分和個性化的問題。

我有一個小建議,也許可以和其他書評人分享:不要求廣,盡量求專。與其所有類型的書全部包攬,不如專注于某一特定類型的書籍,成為這一特定類型的書評專家。這樣不但更易于發展,而且讀者也會讀到更專、更精的書評。

(刊于2012年6月15日《南方都市報》)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