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四)

相關鏈接:

《我的萬年龜》(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萬年龜

作者:比目魚

第四章

槍槍告訴媽媽他要出家做和尚。

媽媽哭了,她嘆了口氣道:“俗話說得好:窮人的孩子早出家!其實娘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娘生你的那一天就有征兆顯示你長大后會是一個高人。”

“什么征兆?”槍槍問。

“具體細節你去看這篇小說的第二章吧。反正當時有個叫黃健翔的人預言你將來會很牛逼。”媽媽說。

“那我就先去尋訪黃健翔好了,讓他給我指一條明路!”

槍槍上路的那一天媽媽送她送出很遠,幾乎哭成一個淚人。槍槍對媽媽說:“再見吧,媽媽!再見吧,媽媽!軍號已吹響,鋼槍已擦亮,行裝已背好,部隊要出發!”

媽媽含著淚說:“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走吧!走吧!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于是槍槍告別了家鄉,踏上了他尋找真理和黃健翔的道路。

槍槍一路曉行夜宿、翻山越嶺、艱難跋涉。這一路槍槍經歷了無數風風雨雨,艱難坎坷:有時候天氣非常熱,熱得像易中天加于丹;有時候天氣非常冷,冷得像范冰冰加李冰冰再加韓寒。

這一天夜幕降臨,槍槍翻過一座小山,忽然看到路邊有一家燈火輝煌的熱鬧的客棧。槍槍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急忙走進客棧,見里面人聲鼎沸、音樂隆隆。

“你們這里夠熱鬧的!”槍槍坐在餐桌旁對侍者說。

“我們這里今晚舉行《同一首歌》演唱會。來了不少大腕!”侍者回答。

“你們這里經常來歌星嗎?”

“是啊,五年前周杰倫來我們這里用餐,回去以后還專門創作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飯特稀》。”侍者回答道,“去年周董再次光臨我店,回去后又寫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依然飯特稀》。”

“有意思。”

“請問您想吃點什么?”侍者遞上菜單。

槍槍想吃自己家鄉的風味,就問:“有玉米嗎?”

“稍等。”侍者退下。

過了一會兒桌邊圍過來一群十八九歲的小破孩兒,一個個打扮得還挺時髦。“誰找我們?”其中一個短發小女孩問槍槍。

“我要的是玉米。”槍槍說。

“我們就是玉米——李宇春的粉絲。有事嗎?”

“對不起,誤會了!”槍槍把那幫人打發走,叫過侍者,又問:“有涼粉嗎?”

半分鐘后桌邊圍過來一群小破孩兒,一個個打扮得還挺時髦。“誰找我們?”其中一個問。

“我點的是涼粉。”

“我們就是涼粉——張靚穎的粉絲。有事嗎?”

“對不起,誤會了!”槍槍把那幫人打發走,叫過侍者,說:“算了,先不點吃的了。口渴了,你們這里有奶茶嗎?”

一個美麗的女子出現在桌子旁邊,笑瞇瞇地問槍槍:“我是劉若英,你想要我的簽名是嗎?”

“我想要的是奶茶。”槍槍答道。

“他們都這么說。”劉若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兩個酒窩,急忙用手捂住了嘴,然后在槍槍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來,過了片刻,臉上又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傷感的表情。

“這位姐姐,你有什么心事么?”槍槍關心地問。

“我想我會一直孤單,一輩子都這么孤單。”劉若英眼睛望著角落,好像在自言自語,“我想我會一直孤單,這樣孤單一輩子。”

“為什么會這樣?”

“喜歡的人不出現,出現的人不喜歡。天空越蔚藍越怕抬頭看,電影越圓滿就越覺得傷感。”

“您喜歡的人是誰能告訴我嗎?”槍槍好奇地問。

“他的名字叫黃健翔,我曾深深地愛過這個男人。”劉若英眼睛依然望著別處,仿佛在喃喃自語地說,“我情愿陪著他,陪呀陪到老,除了他我都不要,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后來呢?”

“后來我們分手了。”劉若英平靜地說,“后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后來,終于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巧了!我就是去找黃健翔的。”槍槍說。

“醬紫啊!”

“什么意思?”

“對不起,我講的是臺灣國語,‘醬紫啊’就是‘這樣子啊’”。

“你有什么話要我轉告給他嗎?”

劉若英陷入了沉默。過了片刻,她叫過侍者,點了滿滿一桌酒菜讓槍槍吃。槍槍狼吞虎咽地把食物一掃而光,而劉若英卻一直在旁邊發呆,沒有吃一口飯。

吃完飯,劉若英付了帳,槍槍抹了抹嘴角的油對劉若英說:“這位姐姐,我要上路了。謝謝你請我吃飯,飯很好吃。”說完就要往外走。

劉若英拉住槍槍的手,有些激動地說:“小弟弟,我能托你給黃健翔帶一件東西嗎?”

“可以。”

“真的嗎?”

“真的。”

劉若英從LV手袋里掏出一張紙,聲音略帶激動對槍槍說:“這是一張肯德基的優惠卷!健翔可以用它買一個田園脆雞堡,外加一杯百事可樂,能便宜3塊錢!”

“我一定帶給他!”槍槍收好優惠卷,告別劉若英,走出客棧。

“等等!”槍槍走出百余步,忽然聽到背后有人叫他。回頭望去,只見劉若英淚流滿面地站在客棧門口,高聲對槍槍喊道:“千萬別忘了轉告健翔:此優惠卷不做現金使用,且不能與其它優惠同時使用!此優惠卷僅限非早餐時段使用,每次消費僅限使用一張,且不適用于肯德基宅急送!”

“放心,我一定告訴他!”槍槍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劉若英站在那里,已哭成淚人。

【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五)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文章分類: 試圖搞笑 | 評論



網站評論:MySpace.cn界面真難看

MySpace.com——這個聞名世界的Web2.0網站,終于有了中文版:MySpace.cn,中文名叫“友你友我”。

打開MySpace.cn,撲面而來的是界面頂部一片鮮艷的藍色(#003399),看著這片藍色,我不禁想說:朋友們,這是多么傻的一種藍啊!

一片傻藍本來就夠刺眼的了,主頁上偏偏又加了兩塊花里胡哨的FLASH動畫廣告,晃來晃去,閃來閃去,讓人心煩意亂。

這個界面沒有絲毫Web2.0的感覺,整體感覺仿佛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那些剛剛學會HTML的不懂美術的大學生自己做的個人網站。

我對MySpace.cn的建議:解雇現有的Art Director。不過這個建議可能無效,也許他們根本沒有Art Director。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三)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萬年龜

作者:比目魚

第三章

有史料記載,除了佛教,世界其它各大宗教都關注過六祖慧能。

首先對槍槍發生興趣的是基督教。上帝曾經變成一個老者來試圖收槍槍為徒。

那天槍槍正在一棵樹下歇腳,抬頭一看:打南邊兒來了一個白胡子老頭,手里拄著一根兒倍兒白的白拐棒棍兒!

槍槍傻笑著對老頭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什么意思?”上帝疑惑地問。

槍槍說:“您長得跟繞口令似的。”

上帝覺得這孩子很不靠譜,生氣地走了,臨走扔下一句話:“傻孩子,等你想明白了上網找我。我的網址是:http://www.ahpbsr.tw/blog 。”

后來,伊斯蘭教也對槍槍發生了興趣,于是安拉變成一個老者來收槍槍為徒。

那天槍槍抬頭一看:打南邊來了一個白胡子老頭,手里拄著一根兒倍兒白的白拐棒棍兒!

槍槍傻笑著對老頭說:“扁擔長,板凳寬,板凳沒有扁擔長,扁擔不如板凳寬。”

“什么意思?”安拉疑惑地問。

“您長得太像繞口令了。”

安拉生氣地走了,臨走說:“我的網址是:http://www.ahpbsr.tw/blog 。”

后來道教也對槍槍發生了興趣。一天太上老君變成一個老者來收槍槍為徒。

槍槍抬頭一看:打南邊來了一個白胡子老頭,手里拄著一根兒倍兒白的白拐棒棍兒!

槍槍傻笑著對老頭說:“打南邊兒來了一個喇嘛,手里提著五斤鰨蟆。打北邊兒來了一個啞巴,腰里別著一個喇叭。”

“什么意思?”太上老君疑惑地問。

“您才出現三次,我的繞口令水平都過六級了。”

太上老君轉身就走。

“老大爺,您忘了留網址了!”槍槍在老頭背后喊。

槍槍看著老頭走了,也沒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轉念一想,又覺得這三個老頭來得有些蹊蹺,想來想去,忽然想明白了:“莫非他們都是傳說中的神仙、上帝?”

這時槍槍記起老頭們留下的網址,急忙就近找了一個網吧想去上網瞧瞧。上網一看,神仙們的網站全被GFW給封了,在國內根本上不去!槍槍很沮喪,自言自語地感嘆道:“我和上帝之間僅隔一堵傻逼GFW。”

從那以后,槍槍再沒有碰到神仙。

一天,槍槍剛賣完柴,正沿著一條小土路往家走,忽然聽到有人在對他講話:“Excuse me, is there a Starbucks nearby?”

槍槍定睛一看,眼前站著一只小烏龜,正歪著脖子、頗有紳士風度地對他眨著兩只大眼睛。

“對不起,我不懂山東話。”槍槍說。

“我是問附近有‘星巴克’嗎?”小烏龜改講漢語,“By the way,I剛才說的是English。”

槍槍費了半天勁才搞明白小烏龜是在找咖啡屋,于是帶它到森林里的小溪邊,兩人坐在溪水邊一邊喝溪水一邊聊天。

“這礦泉水very nice!”烏龜歪著脖子贊道,“頗有點Evian的味道。”

“請問您從哪里來?”槍槍好奇地問烏龜。

“龜谷,”烏龜歪著脖子答道,“美國加州那個。People管我們這種海龜叫‘海歸’。”

“請問您怎么稱呼?”

“說來話長”,烏龜歪著脖子說,“我們家遺傳歪脖子,My father叫歪脖1.0,我叫歪脖2.0。我的英文名字就是Web2.0。”

“您回國后在忙什么?”

“搞了一個項目,”Web2.0說,“不大,5000萬美元VC投資,產品馬上進入Beta Testing。”

“您開發的是什么產品?講來聽聽?”

“是我在美國研發的一個專利產品:處男檢測器,是用來檢測一個男子是不是處男的。”

“聽起來很高科技啊!”

“Yes,It’s high-tech stuff.”Web2.0說。

“怎么檢測啊?”

“其實不難,”Web2.0說,“給接受測試的男子接上測謊器,然后問他有沒有過性經驗就行了。”

“真聰明!”槍槍由衷地贊道。

“It’s nothing.”Web2.0謙虛地說,“小兄弟,你在哪里發財呀?”

“我是一個砍柴的。”槍槍答道。

“你的人生目標是什么?”

“沒有。”

“人生追求呢?”Web2.0皺著眉頭問。

“沒有。”

“創業計劃呢?”Web2.0的眉頭緊鎖。

“沒有。”

“最大的理想是——?”Web2.0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什么都不干,呆著。”

“Oh my God!”Web2.0嘆道,“你是一個典型的佛教禪宗人才呀!”

這是槍槍第一次聽到“佛教”、“禪宗”這些詞。

那天晚上槍槍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反復回響:“做最好的自己,我能!”,這個聲音每隔一段時間就在他的耳邊重新響起,不斷重復。最后槍槍在黑暗中摸索著從床上起來,走到墻邊,一邊使勁兒敲著鄰居家的墻一邊喊:“電視聲音開那么大,還讓不讓人睡覺啦?!”

【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四)

相關鏈接:

《我的萬年龜》(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文章分類: 試圖搞笑 | 評論



黃金周

五一黃金周馬上到了。送上一首歌詞——盲人民謠歌手周云蓬的《黃金周》。

黃金周

詞曲:周云蓬

芝麻芝麻開門吧
黃瓜黃瓜他不在家
給你一塊芝麻糖
這個早上你就滿足了

五月一號的北京
人人都很講衛生
就怕阿拉善來了沙塵暴
把所有白領吹成灰領了

你呀美麗的小白領
可別瞧不起人民工
民工雖然不太衛生
總比很多人心要干凈

五月二號的北京
人人都很講文明
謝謝 對不起 Excuse me
把所有的窮人都打暈

誰敢把窮人打暈
誰敢拿豆包不當糧食
窮人急了可會咬人
咬完男人還要咬女人

五月三號的北京
人人都很有激情
黃金周黃金周黃金周
滿地黃金人手一碗粥

黃金周黃金周黃金周
看著黃金喝下一碗粥

文章分類: 雜七雜八 | 評論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二)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萬年龜

作者:比目魚

第二章

唐貞觀十五年,一個嬰兒哇哇墜地,他就是后來的六祖慧能。

大人物的降生往往伴隨著天地間的異象。圣母瑪麗亞處女之身就懷上了耶穌基督;孔子降生時山東發生地震,山搖地動、石破天驚;比爾蓋茨降生時鎮上的雞忽然學會了計算;蓉芙姐姐降生時村里的豬忽然學會了擺造型。

六祖慧能的降生也不例外。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的夜晚,慧能他媽正挺著大肚子一個人無聊地靠在床上看電視。唐朝時的電視可比不了我們現在,別說等離子、平面液晶了,那時候連個遙控器都沒有,最早畫面還全是黑白的,好不容易到了貞觀年間發明了彩色電視,但顏色只有三種,人稱“唐三彩”。

慧能他媽當時正在收看一場沉悶的蹴鞠(即古代足球)比賽,球賽從開場就一直相當沒意思,慧能他媽都快睡著了。可是到了午夜左右,她突然被解說員一陣聲嘶力竭的吼叫從夢中驚醒:“點球!點球!特羅嗦立功了!不要給突厥人任何的機會!”

慧能他媽當時感到肚子里的嬰兒在蠢蠢欲動,那一刻她的腦子忽然也不太好使了,眼前凈是幻覺,耳朵里分明聽到電視解說員在吼叫:“偉大的六祖慧能!他繼承了釋迦摩尼的光榮傳統!慧能他媽在這一刻靈魂附體!在這一刻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她不是一個人!”

慧能他媽感到一陣暈眩,緊接著“哇”的一聲,一個嬰兒來到了這個世界。當慧能他媽面對眼前這個血赤呼啦的嬰兒手足無措的時候,電視里那個瘋狂的聲音依然在叫:“球進了!比賽結束了!大唐隊進入了八強!大唐萬歲!六祖慧能生日快樂!”

慧能的父親姓盧,慧能出生后父母給他起名叫盧槍槍。

盧槍槍的童年應該用一個“苦”字來形容。首先,槍槍他們家家境貧寒,早年間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一些錢被槍槍他爸炒股票全給陪光了。家里買的商品房每個月還得還貸款,你說愁不愁人!槍槍他爸為了賺錢,跑到山西挖煤,不幸在一次礦難中身亡。當時槍槍才三歲。槍槍他媽走投無路,帶槍槍遷居到海南島。

在海南的日子更慘。槍槍每天吃糠咽菜,連個麥當勞都吃不起。家里的日子那叫苦啊!老鼠從槍槍他們家經過都要抹一把眼淚。   因為這個,盧槍槍從小就有個小名,叫“苦娃”。

人和人命運不同,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就說槍槍他們家鄰居吧,人家呼啦一下生了一個五胞胎——五個大胖嬰兒。這五個小兔崽子生下來就命好,生活過得幸福無比,也因此得了個外號,叫“福娃”。這五個“福娃”的名字也好聽,分別叫“窩窩”、“久久”、“齊齊”、“絲絲”、“妮妮”,連起來讀是“我就氣死你!”。

有一天槍槍他們家沒米下鍋了。槍槍他媽對槍槍說:“小寶貝兒,到隔壁福娃他們家借半斤米去嗎。”

槍槍來到福娃家,門沒關,槍槍走進院子,見五個胖乎乎的福娃正在院子里唱歌。

窩窩唱:“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
久久唱:“我偏不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邊。”
齊齊唱:“叔叔站旁邊——”
絲絲唱:“看我干瞪眼。”
妮妮唱:“我高興地說了聲:傻逼,再見!”

五個福娃看見門口站著的槍槍,又開唱了:

窩窩唱:“你從哪里來,我的朋友?”
久久唱:“好像一直蝴蝶飛進我的窗口。”
齊齊唱:“你有什么事——”
絲絲唱:“你就開口。”
妮妮唱:“別像一個二愣子別別扭扭。”

槍槍生來就害羞,見了這個場面,更感到難為情,愣了半天才怯生生地說:“我們家沒米了,能借我半斤米嗎?”

福娃們聽了,沉吟片刻,紛紛開口:

窩窩說:“有——”
久久說:“嘢——”
齊齊說:“補——”
絲絲說:“姐——”
妮妮說:“泥——”
然后五人齊聲喊:“有也不借你!”

槍槍感到很氣憤,生氣地說:“不借就算了,干嘛侮辱人?”

窩窩說:“F——”
久久說:“U——”
齊齊說:“C——”
絲絲說:“K——”
妮妮說:“U——”
然后五人齊聲喊:“ Fuck You!”

槍槍含著眼淚從福娃家出來,回到自己家。媽媽見了槍槍的樣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沒問事情的細節,只是默默嘆了口氣。過了許久,槍槍望著空空的灶臺,斬釘截鐵地說:“媽媽,從明天起我打工養活你!”

從此盧槍槍每天出外賣柴養母。他決定要靠自己的努力過上好日子。每天清晨槍槍伴隨著大公雞的歌唱從床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從床頭拿起最新一期的《財富》雜志,翻到其中的“胡潤中國富豪榜”一頁,確認上面沒有自己的名字后就起床出去勞動。

槍槍每天的工作就是砍柴,然后背著干柴去賣錢。幾年內他砍柴的足跡幾乎踏遍了整個海南島。他的力氣也越來愈大,以至于很多外地游客看到這個黑黑瘦瘦的小孩背著小山一樣高的一捆柴,都不由發出感嘆:“到了海南島,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

【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三)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黃健翔老師

文章分類: 試圖搞笑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