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六)

作者注:

《我的萬年龜》算上這篇已連載了六章。我有點兒懶得再寫下去了,也許將來哪天一高興再把它寫完,不過近期內不準備續寫了。在此向喜愛這個東東的網友們致歉,要不大家直接去看《我的千歲寒》得了。

相關鏈接:

《我的萬年龜》(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四)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五)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927763.shtml

我的萬年龜

作者:比目魚

第六章

這一天槍槍路過一個奇怪的國家。

走進城門,槍槍發現城里街上的人長得異常古怪,不似人形。槍槍看對面走來一個瘦高男子和一個駝背阿婆,就上前問他們:“請問二位:此城為何處?”

“這里是字母國!”瘦高男子嚷道。

“你難道沒聽說字母國嗎?”駝背阿婆接過話茬,“你難道沒聽說過字母、數字和標點符號居住的國家——字母國嗎?”

“請問您二位怎么稱呼?”槍槍問。

“我是感嘆號!”瘦高男子答道。

“你看不出來我是問號嗎?”駝背阿婆接著說。

槍槍定睛一看,果不其然,瘦高男子是感嘆號“!”,駝背阿婆是問號“?”。再向四周望去,槍槍辨認出街上走的是一些英文字母、阿拉伯數字和標點符號,一個個還又說有笑,挺熱鬧。

9看見6說:“沒事兒玩什么倒立啊。”

0看到8說:“胖就胖吧,系什么腰帶啊。”

W正被C追著跑,一邊跑一邊說:“就是不嫁給你!要是咱倆結婚,咱家就成公共廁所了!”

Y對y說:“孩子,別傷心啦,等長大了腿就直了。”

T和D夫妻兩個正在吵架。妻子D生氣地罵丈夫T:“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自從你有了第三者M,這日子就TMD沒法過啦!”

F、U 和 C 三個漂亮女孩正一起逛街,K走過來搭訕,三個女孩一起喊:“耍流氓啦!”

T正在教育t:“你丫的缺點主要有兩條:愛出風頭,愛翹尾巴。”

n對h說:“我就是瞧不慣你的這種嬉皮士發型!”

W阿姨坐在整容所里對大夫說:“主要修理修理胸部,就照著M的樣子整吧。”

當晚槍槍借宿在一家客棧,店主是字母A。睡前二人在庭院中聊天。A感嘆道:“小兄弟,不瞞你說,當年俺也是字母國的名人。俺是26個字母的第一個,所以大伙都尊敬俺。”

“后來呢?”槍槍問A。

“后來A不流行啦!”

“現在流行什么?”

“現在B最時髦。”A說,“你沒看見全城的人都在裝B嗎?”

“是嗎?”

“我就是瞧不慣這種風氣!”A有些生氣,“大家都裝B,真正牛B的沒幾個,結果到處都是傻B。”

二人正聊著,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有賊!抓小偷!”

槍槍和A急忙沖動門外,發現小偷已被抓住。有人提燈過去一照,見小偷不是別人,正是字母Q。

“Q偷了什么東西?”A問大家。

“他偷了X家的酒。”有人答道。

“說,你為什么偷X家的酒?”A開始審問Q。

Q沉默不語。

A皺著眉頭圍著Q轉了一圈,忽然一手拽掉Q頭上的假辮子,大聲呵斥道:“O !你以為你戴著假辮子我就真把你當Q了?”

O露出原型,顯得很沮喪。

“老實交代,你為什么偷X家的酒?”A又問O。

旁邊有人呼應:“不說就把他打扁,讓他變成D!”

O坦白說:“我想把X家的酒和我家的酒配成XO當進口名酒賣。”

“你這就不對了!”A教育O,“做事要光明正大,你可以和人家X搞商業合作嘛!就像M、S和N他們合開的那個軟件公司不是挺好的嗎?干嘛非得去偷?”

“是啊,”X在旁邊搭腔,“你如果好好跟我談,我肯定跟你合作,我和P合作搞的那個XP多成功啊!”

“我錯了。”O低頭認錯。

K走過來打圓場:“我看O認錯的態度還是很誠懇的,我們不如原諒他這一回,只要他以后改過自新,我看就OK了!”

眾人點頭同意,大家放走了O,紛紛回家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晨,槍槍起床來到街上準備繼續趕路,忽然看到遠處圍了一大群人,鑼鼓喧天,很是熱鬧。

“那里在干什么?”槍槍問一個過路人。

“今天2過生日,那邊是為2舉行的生日派對。”

槍槍有些好奇,就湊過去觀看。只間人群圍著一個小舞臺,臺上正中間坐著面色紅撲撲的2,周圍是2的一些親戚朋友。

派對開始,第一個節目是由2的兄弟姐妹每人給2獻唱一首歌曲。

1演唱了一首信樂團的《死了都要2》。

3演唱了一首迪克牛仔的《有多少2可以重來》。

4演唱了一首張信哲的《2如潮水》。

5演唱了一首伍思凱的《特別的2給特別的你》。

6演唱了一首謝霆鋒的《因為2所以2》。

7演唱了一首張學友的《如果2》。

8演唱了一首韋唯的《2的奉獻》。

9演唱了一首張艾嘉的《2的代價》。

0最后演唱了一首庾澄慶的《讓我一次2個夠》。

幾曲唱罷,掌聲雷動,氣氛熱烈。

接下來的節目是眾人給2贈送生日禮物。大家一個個走到2面前送上一份份禮物,2按照西方習慣一個一個打開來看,卻越看越沒精神。

禮物送完了,2站起來走到麥克風前面對大家說:“我沒有收到我最想要的生日禮物。”

眾人問:“2,你最想要什么呢?”

2想了想說:“我想要2奶!”

群眾嘩然,有人小聲嘀咕道:“丫真夠2的!”

有人問道:“2,你想要哪個女子做你的2奶?”

“我要2個!”2說,“我要我們字母國最美的兩個美眉!”

“她們是誰?”有不了解情況的問道。

2色迷迷地笑著說:“她們就是大S和小S!”

話音剛落,槍槍聽到身邊有人開始嘔吐,轉過頭一看,見是兩個美麗的女孩,面目清秀,體型勻稱(呈S型),顯然正是大S和小S姐妹兩個。

2在臺上對著大S和小S深情地說:“其實我早就在心里深深2著你們!對你們我一直是2你在心口難開!若問我2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說著2的口水都流到了嘴邊。

大S和小S嘔吐得更加厲害。

2問大小S:“你們接受我的2情嗎?”

大S說:“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小S說:“除非賴昌星從加拿大回來!”

2當眾遭到拒絕,有些惱羞成怒,命令身邊的保安:“去,把她們兩個拿下!”

一幫保安手持警棍擁了過來,要逮捕大S和小S。

“且慢!”一個嚴厲的聲音忽然響起,保安們被驚得呆在原地。眾人循聲望去,見說話的正是槍槍,他雙手叉腰喝道:“誰也不許動大S和小S!”

“為什么?”一個保安問道。

“因為她們是臺胞!”槍槍斬釘截鐵地說,“事情鬧大了會影響臺海局勢、兩岸和平!”

保安們被嚇住了,放下了手里的警棍,2也沒了剛才那股囂張的氣焰。

槍槍拉住大S和小S的手,撥開人群,快步離開現場。

“多謝你救了我們!”三人來到城外,大S和小S感激地對槍槍說。

“不用謝!”槍槍不好意思地說,“我要上路了。后會有期!”

“請問壯士要到哪里去?”大小S問。

“我要去繼續尋找真理和黃健翔。”

“真的嗎?!”大S和小S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們認識真理嗎?”

姐妹兩個搖搖頭:“真理我們不熟,但我們認識黃健翔!”

槍槍和大小S姐妹一聊,才知道原來姐妹兩個都和黃健翔有過一段感情糾葛。雖然兩段愛情都以失敗告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大S和小S在心底里仍然默默地愛著黃健翔。

兩姐妹回憶著往事不知不覺地眼圈都紅了。槍槍說:“我見到黃健翔一定替你們向他問好。你們有什么話要我帶給他嗎?”

兩姐妹沉吟許久。大S開口道:“該說的話都說過了。倒是有一樣東西想托您帶給健翔。”

“什么東西?”槍槍問。

大S默默地從懷里掏出一張卡片放在槍槍手中:“這是一張IP電話卡,上面存有10元錢。健翔可以用它撥打長途電話,每分鐘能節省5分錢,據說音質還特別好!”

“我一定帶給他!”槍槍把電話卡仔細收好。

“我也有一樣東西想麻煩您帶給健翔。”小S開口了。

“什么東西?”

小S努力控制住剛才有些哀傷的心情,從懷中掏出一張紙遞給槍槍:“這是一張洗腳城的代金卷,價值20元。健翔勞累的時候可以拿著他去洗腳城洗洗腳,能省20塊錢!”

“我一定帶到!”槍槍把洗腳城代金卷仔細收好。

槍槍見兩姐妹仍然心情落寞,便決定不再多聊,于是匆匆和二人揮手告別,在夕陽中踏上旅程。

“等一等!”槍槍走出百余步,忽然聽到背后大小S在叫她。

“什么事?”槍槍停步,回頭張望。

大S站在那里眼含熱淚、飽含深情地大聲喊道:“別忘了告訴健翔:電話卡還有一個月就要過期,過期后該卡自動作廢,卡內金額不能退還!”說罷已是淚流滿面。

小S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聲音哽咽地大聲喊到:“別忘了告訴健翔:洗腳城代金卷需最低消費100元方可使用,復印無效,不得兌換現金!”

“放心!我一定轉告他!”槍槍對夕陽中的大小S大聲喊道。然后他再次揮了揮手,重新踏上了征程。

【未完待續】

作者注:

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創,恕不一一指明出處。

《我的萬年龜》算上這篇已連載了六章。我有點兒懶得再寫下去了,也許將來哪天一高興再把它寫完,不過近期內不準備續寫了。在此向喜愛這個東東的網友們致歉,要不大家直接去看《我的千歲寒》得了。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四)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五)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927763.shtml

文章分類: 試圖搞笑 | 評論



感謝黃老師

前幾天在博客上貼了一篇最近寫的短篇小說《破碎的博爾赫斯》,昨天發現黃集偉老師在他著名的《孤島客》博客上寫了一篇評論這篇小說的文章,讀后感覺到來自黃老師的鼓勵,很感激。

認識黃集偉老師是最近幾個月的事。以前早就聽說過黃老師——著名出版人、書評家、詞語收藏者。到黃老師的博客一看,竟有一千多篇文章。最近黃老師的博客已經成為我必看的幾個博客之一。這是一個少見的高質量的博客。最愛看的是黃老師的書評:文字簡練、評論到位,文章完全沒有那種專家式的學術腔調,而是親切、自然,充滿情趣,讓人一看便知這是一個真正的愛書人寫的書評。最近買了好幾本書都是黃老師推薦的,如《莫拉維亞文集》和連岳的《格列佛再游記》。建議大家如果尋找好書,不妨去看看黃集偉老師的博客。

另外,黃老師的博客網站看上去也很漂亮,不知是哪一位高手做的?

鏈接:黃集偉博客《孤島客》

文章分類: 胡思亂講 | 評論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五)

相關鏈接: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四)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萬年龜

作者:比目魚

第五章

溫馨提示:本章小說涉及粗口、色情、變態等不良內容,請家長和成年人務必在十八歲以下青少年的指導下閱讀。

這一天槍槍路過一片山腳下的草地,當時驕陽似火,槍槍感到又渴又餓。

草地上走過來兩個放牛娃。一個放牛娃對槍槍說:“你渴了吧?你餓了吧?喝我的牛奶吧,兩文錢一碗。”一邊說一邊指著身后一頭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奶牛。

不等槍槍開口,另一個放牛娃跑過來說:“喝我的牛奶吧!我的便宜,一文錢一碗!”說完指了指遠處的另一頭奶牛。

第一個放牛娃說:“我的碗大,給的量足!”

另一個放牛娃說:“我賣的牛奶蛋白質含量高,質量好!”

“我的奶是蒙牛牌的!”

“我的奶是三元牌的!”

“蒙牛的奶好!每天一斤奶,強壯中國人!”

“三元的奶好!歐盟標準,首都品質!”

“蒙牛的好!中國航天員專用牛奶!”

“三元的好!喝了幾十年,還得看三元!”

兩個放牛娃爭吵了起來。

“好了,你們別吵了!”槍槍拉開兩個放牛娃說:“你們兩家我各來一碗。”

槍槍喝完牛奶,順便勸了勸兩個放牛娃:“以后多在牛奶上下功夫,少在牛皮上下功夫!”。

放牛娃們點頭稱是。槍槍指著前面一座高山問他們:“我要翻過前面那座山,請問路好走嗎?”

“路倒是不難走,不過——”一個放牛娃說。

“不過什么?”槍槍問。

“不過山上有兩個男人,你要小心。”另一個放牛娃說。

“兩個男人有什么可怕的?”槍槍說:“請問那座山叫什么名字?”

“斷背山。”兩個放牛娃一起答到。

槍槍付過錢,告別了兩個放牛娃,向斷背山走去。

當他爬到半山腰,看到路旁立著一塊大石碑,上面刻著三個大字:“斷背山”。走近仔細一瞧,旁邊還有一行小字:“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

槍槍正在看石碑上的字,突然感到頭部被什么東西重擊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覺。

等他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地扔在山中的一塊空地上,周圍一群手持各種土制兵器的人站立兩排,面前有兩把高大的椅子,上面坐著兩個男人。槍槍意識到自己被土匪綁架了。

見槍槍醒了,眾土匪齊聲朗誦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

槍槍等著他們的下句,土匪們卻不說話了,一起發出一陣怪笑,臉上露出壞壞的表情。

“你他媽抬起頭來!”槍槍抬起頭,看到說話的是主席臺上一個高大威猛、面色黝黑的漢子。

“小伙子長得蠻帥的嘛。”黑漢子旁邊并排坐著一個皮膚白嫩的瘦瘦的男子,盯著槍槍說:“眉毛像言承旭,鼻子像金城武,眼神像梁朝偉,嘴唇像仔仔!”

“你他媽知道我們是什么人嗎?”黑臉漢子面帶兇狠地問道。

“不知道。”槍槍感到兩個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看他講話的樣子蠻溫柔的呦。”白臉男子伸出蘭花指指著槍槍對黑臉漢子說了一句,然后轉回身對槍槍道:“小帥哥,讓我來告訴你:我們是這里占山為王的藝術家,專攻人體藝術和行為藝術。我大哥江湖人稱‘中央一套’,本人江湖人稱‘中央二套’。關于我們的事跡可以登陸我們的網站查看:http://www.ahpbsr.tw/blog 。”。

“你們想把我怎么樣?”槍槍問。

“我操!丫還挺橫!”中央一套說。

“小帥哥,別擔心。”中央二套說,“我們不會把你弄得很疼的——只要你好好配合。”說罷對手下人吩咐道:“去,帶小帥哥去洗個澡,看他臟的!”

幾個土匪過來把槍槍架了起來,抬到山崖后面,在一個瀑布下面沖了沖,又把他抬了回來,松了綁。

“把衣服脫了!“中央一套命令道。

槍槍不脫,幾個土匪過來一把把槍槍的衣服扒光了。

“別臉沖我們站著,小帥哥,請你轉過身去,背朝我們。”中央二套溫柔地說。幾個土匪強行把槍槍轉了個身。

“一哥,你上還是我上?”二套問一套。

“二弟,我今天他媽的累了,你上吧!”

“太好了。”中央二套臉上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從椅子上站起,向裸體的槍槍走了過來。

“非禮啦!”槍槍感到背后有人靠近,不由自主地大喊起來。

背后的人被這一喊嚇住了。槍槍回頭一看,見中央二套正站在自己五尺開外,手里舉著一把板斧。

“誰要非禮你?”中央二套手里拎著斧子疑惑地問。

“我以為你要——”槍槍欲言又止。

“我操!你把我們當什么人了!”中央一套在座位上憤怒地吼道。

“你們這里不是斷背山嗎?”槍槍怯生生地問。

“我操!”中央一套罵道,“都怪他媽的那個美國雞巴電影!把我們這里的名聲全給毀了!”他顯得異常憤怒。

“小帥哥,你想知道斷背山是什么意思嗎?”站在槍槍背后的中央二套問道。

“想。”槍槍答道。

中央二套舉起斧頭面露猙獰地說:“等這把斧子把你的后背砍斷你就明白了!”說罷,掄起斧頭就向槍槍砍來。

多年以后,六祖慧能在他的回憶錄里是這樣描述當時那個瞬間的:“當時那把斧頭離我只有0.01公分,但在1/4秒時間后,這把斧頭的主人就會拜倒在我的足下,因為我撒了一個慌。雖然本人平生撒謊無數,但是這一次,我認為是最完美的。”

“慢!”槍槍大喝一聲,中央二套舉起的斧子停在半空中。

“我不是凡人,我是菩薩派來的。我可以滿足你們的愿望!”槍槍用雙眼掃視四周,好像在說給所有人聽。

后來六祖慧能在他的回憶錄里寫到:“當時我只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撒了一個謊。但我萬萬沒有想到,那句話成了一個真實的謊言。從那時起,我開始相信也許我真是菩薩派來的。”

“丫騙人!別聽丫的!二弟,快動手砍!”中央一套喊道。

“等等,一哥。”中央二套放下斧子,問槍槍,“你剛才說什么?”

“我說我可以滿足你們的愿望。具體說是三個愿望。”槍槍說。

“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們倒不妨試試看。”二套說。

“我操!”一套不耐煩地嚷道,“二弟你丫真煩人,還不趕快砍了小丫的!”

“你們想要什么,盡管跟我講。”槍槍自信地說,“下面請告訴我你們的第一個愿望。”

“要點兒什么呢?”二套自言自語道,“這還真把我難住了。要什么呢?要什么呢?”

一套已經非常不耐煩,氣急敗壞地說:“要個雞巴!”

話音剛落,只見天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掉下來無數物體,大家還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卻發現身邊地上已經堆滿了那種物體。引用一句六祖慧能回憶錄里的話:“那一瞬間,這個世界男性生殖器的人均擁有量忽然翻了好幾番。”

“我——操!”中央一套嚇傻了,所有的人都嚇傻了,槍槍也驚呆了。

“現在請告訴我你們的第二個愿望。”槍槍強作鎮靜地說。

土匪們還都傻在那里,過了半天,中央一套呆呆地說:“讓雞巴消失吧!”

話音剛落,那些玩意兒消失得無影無蹤。

中央一套和中央二套忽然一起捂著身體下部慘叫道:“不好!我的也不見了!”

“你們還有最后一個愿望。”槍槍說。

“把我們的還給我們吧。”

在斷背山此后發生事情槍槍記得不太清楚,也許是由于當時他被眼前的奇異事件搞得有些發懵吧。槍槍隱約記得土匪們一起向他磕頭跪拜,然后是好吃好穿好招待。聽說槍槍要長途跋涉,臨下山前土匪們還給槍槍準備了很多路上吃的干糧。

六祖慧能在回憶錄里倒是記述了臨走前的夜里他和兩個土匪頭領喝酒時的一段對話:

“我說大哥,”中央一套喝得醉醺醺的,改稱槍槍為大哥,“我說大哥,其實我當時生氣就是因為你把我們哥倆當那、那個了。這跟誰誰不生、生氣啊?”

“其實我們只喜歡異性。”中央二套補充說。

“看來因為李安而感到尷尬的不只是中國導演。”槍槍感嘆道。

“大哥,我給你講講我們哥倆年輕時的一段艷、艷遇吧。”中央一套來了興致,開始講故事,“那是十年以前,當時我們哥倆還年、年輕。有一天從山上路過一個美國娘們兒,長得那叫漂亮。叫啥名字來著?”

“叫麥當娜。”中央二套補充。

“對!叫麥當娜。當時我們本來準備把丫背給砍了,可這娘們兒用美人計迷惑我們!那可是十年以前啊大哥,我們哥倆那時候還是處、處男,經不住誘惑,就跟麥當娜過、過了一夜。”

“現在回憶起來還讓我覺得銷魂。”中央二套補充道。

“你猜怎么著,大、大哥?那天晚上麥當娜從口袋里掏出兩個小、小套套,讓我們哥倆戴上,說是可以防止她懷孕。”

“避孕套。”中央二套補充。

“當時我們哥倆就照、照辦了。為了紀、紀念那次艷遇,我們哥倆互相起了一個外、外號,一個叫‘中央一套’,一個叫‘中央二套’”。

“后來呢?”槍槍問。

“第二天麥當娜就走了,至今沒有再見面。都十年了。”二套說。

“我說大哥,”中央一套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問槍槍,“你說,那種小套套真能防止女人懷、懷孕嗎?”

“科學研究已經證明避孕套不能百分之百避免女方受孕。”槍槍回答。

“我早就懷疑那玩意兒沒、沒啥用!”中央一套對中央二套說,“二弟,要不咱們把那個小套套摘下來吧?”

【未完待續】

作者注: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創,恕不一一指明出處。

繼續閱讀:《我的千歲寒》搞笑版(連載六)

相關鏈接:

《我的萬年龜》(連載一)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二)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三)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萬年龜》(連載四)http://www.ahpbsr.tw/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文章分類: 試圖搞笑 | 評論



破碎的博爾赫斯(小說)

這個故事講的是一本書。這本書現在就擺在我面前的書桌上。在這個接近黃昏的下午,這本書躺在那里,封面顯得顏色發黃,整本書看上去非常破舊。

就在剛才,我突發奇想,決定寫一篇關于這本書的小說。如果這篇小說能夠寫成,我將感謝這本書:我不但讀了它,還拿它寫了一篇小說。

這本書的名字叫《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海南國際新聞出版中心1996年11月第1版,作者是阿根廷作家豪?路?博爾赫斯。不知道你聽說過博爾赫斯這個人嗎?我沒聽說過——我指的是在很多年前(上個世紀末,這篇小說故事的開頭),當時我不知道誰是博爾赫斯。

“你聽說過博爾赫斯嗎?”問我話的人叫馮唐,此刻他正在北京(從他的MSN簽名可以推斷出來),而在這個故事里,他是坐在上個世紀末的一張餐桌后面問我這句話的,地點好像在美國加州。

“沒聽說過。”我回答,然后夾了一口菜放到嘴里。

小說的第一個場景就這樣結束了。沒什么故事,真的沒什么故事。你相信我此刻是在信馬由韁地胡亂敲字嗎?畢竟決定寫這篇東西是幾分鐘前的事情。我的打字速度還可以,完全盲打,不看鍵盤,在美國時練的。

但我確實想寫一篇完整的小說。我寫過幾篇小說,有的還發表過。

好吧,進入這個故事的第二個場景。時間大概在第一個場景之后的一年左右(可能我記得不是太準,就算是一年吧)。還在美國。還是馮唐。在這個場景里他坐在我公寓的沙發上,面前的茶幾上擺著三本書——《博爾赫斯文集》。

“送給你的。”馮唐說。

完了——第二個場景。更簡單。我現在覺得似乎應該描寫一下當時的天氣、室內的陳設、人物的長相、神態、動作什么的,這樣也許看上去會更像一篇小說。但已經晚了,這個場景已經過去。

其實這個故事中真實的部分到這里已經基本結束,以下部分是我虛構的,更準確的說是我正在虛構的。虛構中——應該這么講。

我開始閱讀博爾赫斯,主要是小說。前面說過,我也算是個寫小說的,所以讀小說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所以我讀博爾赫斯的小說——《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

但是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我覺得國內圖書的裝幀質量和國際水準相比還是頗有一段距離的,海南國際新聞出版中心于1996出版的《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就是一個實例。

這本書在我拿到不久就開始破碎。第一次破碎發生在第178頁和179頁之間,那是一篇叫做《秘密奇跡》的小說。那篇小說開頭引用了《古蘭經》第二章第261節的一段話:“故真主使他在死亡的狀態下逗留了一百年,然后使他復活并對他說:‘你在這里逗留了多久?’他回答說:‘一天或不到一天。’”這段話印在《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第177頁。

小說的主人公哈羅米爾?拉迪克在第178頁的第一行被捕了,于此同時發生的是這本書的第178頁和第179頁之間突然裂開,露出一道難看的裂縫,如果我再用一些力,這本書將在此處斷裂成兩半。這是我不想看到的,于是我倍加小心的捧著那本書閱讀,試圖避免事情的惡化。

在這種小心翼翼的狀態下,主人公哈羅米爾被蓋世太保判處死刑,然后在獄中度過了一段難熬的等待死亡來臨的日子。后來他決定在想象中創作一部叫做《敵人們》的小說,并請求上帝給他一年時間完整這部著作。上帝答應了他的要求,當行刑隊的子彈射向哈羅米爾的那一瞬間,時間對于哈羅米爾突然停滯不前,定格在那里。哈羅米爾在這段停滯的時間里花了一年時間在頭腦中創作、修改了他的小說。一年后小說完成,子彈射入哈羅米爾體內,他當場身亡。

《秘密奇跡》的破碎并沒有太多影響我對《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里其它小說的閱讀。《曲徑分叉的花園》開始于此書的第128頁,距《秘密奇跡》僅隔24張32開紙。由于這篇小說離最初發生斷裂的位置過近,當我讀到小說結尾的時候(第138頁),這本書再次出現一道裂縫。當時愈聰博士“早已把左輪手槍準備好了,便極為小心地開了一槍:阿伯特一聲沒吭立刻倒地而死。”與此同時,這本書的第138頁和139頁之間突然裂開。這次的斷裂比上一次要更加嚴重一些,最后的結果是前后兩條裂縫造成這本書從第139至178頁之間的紙張完全與原書脫離,這些紙張中包括小說《曲徑分叉的花園》(結尾部分)、《奇才福內斯》、《劍疤》、《叛徒和英雄的故事》、《死亡和羅盤》和《秘密奇跡》(開頭部分)。

此后,伴隨著我的閱讀,《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這本書不斷地出現裂縫。每次閱讀完畢我都小心翼翼地把書合好,然后把它放到書架上,擠在其它書中間,這樣那些幾乎脫落的書頁可以通過兩旁其它書籍的擠壓力被固定在原來的位置。

我于2006年初回國。離開美國之前我整理出大概滿滿六箱書托運到北京。書太沉,空運的費用會很昂貴,于是決定走海路,郵局的人告訴我這些書要經過兩三個月才能運到中國。這個故事又告一段落。

怎么樣——這個故事?可以當作一篇小說來讀嗎?我對小說這種文學體裁充滿了敬畏,對寫小說的人更是尊敬。我知道小說不好寫,寫好不容易。

馮唐是個寫小說的人。他的第三本小說快要出版了。期待中。

扯遠了。回到故事上來。現在我們處于這個故事后半部分接近結尾的位置。

我回國后的某一天在北京的公寓里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了海洋,一望無際的黑夜中的海洋。我放眼四望,四面八方都是海水,暗藍色的,波浪起伏。很冷。遠處天上掛著一輪白色的圓月,海面上反射出清冷的光。我孤身在海上漂浮,但并不感到孤單。我喜歡眼前這片無邊無際的暗藍色的視野。在夢中我清醒地意識到現在我正置身于一篇虛構的小說里,這篇小說現在已經寫到后半部分,開始接近結尾。

第二天,我收到通知,我從美國寄來的書到了。我弟弟開車帶我到建國門附近的郵局取書。幾箱書全到了,每個箱子都明顯帶有磨損的痕跡。

回家后開始開箱,整書。把一個個沉甸甸的紙箱打開,再把書一本一本拿出來,放到書架上——這其實是一件有些費力的體力活。

《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也躺在某個紙箱里。當我從箱子里拿起那本書的時候忘記了這是一本特別的書。當時我一只手捏著那本書的書脊,試圖把它從箱子里拿出來放到書架上。當這本書已經離開紙箱,快要抵達書架的時候,書忽然散了。我看見無數張32開紙紛紛揚揚地從半空中下墜,然后緩緩飄落到地板上的某一個角落。望著鋪在地板上的那些印滿鉛字的紙,我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把它們重新拼湊成一本書。

這個故事到此處其實就可以結束了。但考慮到既然它大部分是虛構的,那么不妨讓我再來添加一個虛構的結尾。

昨天馮唐來了我家。這是他第一次參觀我在北京的公寓。談話中回憶起在美國時候的事,他問我:“我送你的博爾赫斯看了嗎?”

“看了。”我說,“你跟我來,讓你看一樣東西。”

我帶他穿過走廊,走進書房。書房里有一張簡單的寫字臺,靠墻放著一個大書架,上面擺滿了書。這個書房的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它的壁紙——幾面墻上整整齊齊地貼著《博爾赫斯文集?小說卷》的書頁,頁數沒有按順序貼,但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讀。

“那本書的每一頁我都讀了,讀的時候順序是亂的。讀完后全貼在了墻上。”我說。

文章分類: 文字游樂場 | 評論



[舊文]一起看小說:馬原的《錯誤》

很多人不知道馬原是誰。事實上這個人已經基本上停止寫小說了。如果你有機會翻 閱十幾年前的中文文學期刊,你也許會偶然看到這個名字,它可能出現在某篇有些 怪異的小說的標題下面,也可能出現在一篇堆積著各式術語的文學評論當中。在某 一本八十年代的文學期刊中馬原是一張黑白照片上的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留著大胡 子的男人,在那張照片里這個人正用毛筆在他寓所的墻壁上涂滿各種奇怪的符號。

我想那座墻壁上畫滿涂鴉的房子是拉薩的一間房子。這個名叫馬原的東北人在大學 畢業以后自愿報名到了西藏工作,在那個充滿神秘感的地方這個漢人寫了一些與西 藏有關或與西藏無關的小說,比較為人所知的有《岡底斯的誘惑》、《西海的無帆 船》、《虛構》、《錯誤》等。馬原的作品雖然從未流行,但它們曾一度在中國的 文學評論圈子里獲得相當高的評價,至少有人曾用過“大師”這樣的字樣來談論馬 原對于漢語敘事的貢獻。

“大師”這樣的字眼也許有些夸張了,但馬原確實是一個在很多方面與眾不同的作 者。這個人用一支派克金筆在稿紙上寫作,遇到寫錯的地方就用涂改液仔細地把錯 字涂掉,然后工整地寫上新的;這個人喜歡寫一些帶有探險色彩的故事;這個人說 “至今讀不來巴爾扎克”;這個人在小說里自詡身體強壯;這個人在小說里嘲笑戴 眼鏡的知識分子。

作為一個寫小說的人,馬原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大概在于他獨特的敘事方式。說起來 在十多年前的中國大陸確實有不少“玩敘事”、“玩語言”的作家,雖然大多數人 據說都在模仿西方文學作品,但那確實是一道色彩繽紛的文學風景。馬原的小說大 概有一些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子、一些羅布格里耶和博爾赫斯影響,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馬原玩得確實很好。

馬原有一套獨特的講故事的方式。這是一個在“怎么講”上頗下功夫的作者。馬原 喜歡在同一篇小說里不斷變換敘事人稱和視角;馬原喜歡第二人程敘事;雖然馬原 經常以作者本人的身份突兀地出現在一些情節上并不需要的地方,但他的敘事在整 體上仍是超然、冷靜的。這些精巧的敘事、結構上的安排本身就足以使一篇小說耐 人尋味。

馬原的小說是“有情節”的,而且那些情節往往有些“聳人聽聞”:天葬、麻瘋病 村、探險、游牧部落……,這些都是能夠吸引讀者往下讀的情節。但問題是當我們 讀完之后往往發現我們只是在作者精心設計的一個圈套里轉了一圈,我們抵達的并 不是我們開始設想的目的地,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被誤導了。馬原通過他 的敘事“誘惑”讀者,進而“玩弄”讀者;這個人精通這種手段,而且樂在其中。

在這里附上馬原的短篇小說《錯誤》。在我看來這篇小說是作者玩的一個敘事游戲。 我們已習慣于按一種順理成章的方式去講故事和聽故事,當有人故意地把一個完整 通順的故事打碎以后重新拼接,我們也許會發現一些新的東西。

鏈接:馬原的小說《錯誤》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