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時尚攝影師時曉凡作品欣賞

時曉凡是國內最頂級的幾個時尚攝影師之一,最近被日本MacPower雜志列為“你不能不知道的50個世界攝影師”之一。

從一個備受關注的藝術攝影師過渡到一個承接IBM、Siemens、Sony Ericsson、McDonald’s等國際知名品牌的商業攝影藝術家,時曉凡在他的攝影作品里一直融入了強烈的個人色彩和藝術氣質。時尚攝影師不僅要在作品里反映時尚,更擔負著通過攝影作品引領時尚的任務。擁有國際最先進的攝影器材并不是時曉凡的致命武器,真正的殺傷力來自他獨特的視角、敏銳的藝術氣質和對光與影的深刻悟性。

相關鏈接:時尚攝影師時曉凡

文章分類: 雜七雜八 | 評論



倫敦奧運會會徽: WTF?

不去趟天津不知道北京有多好,不看《十面埋伏》不知道《英雄》有多好,不看2012年倫敦奧運會會徽不知道2008年北京奧運會會徽有多好。

最近倫敦奧運會組委會正式發布了經國際奧委會批準的2012年倫敦奧運會會徽。據說“倫敦奧運會會徽象征著活力、現代與靈活,反映了一個嶄新的、豐富多彩的世界”。WTF?

這幾個“七巧板”式的圖形放在一起,沒有絲毫活潑感和動感,沒有時代感,和英國文化、倫敦沒有任何關系。而且,很多像我這種滿腦子不良思想的人一眼看去就會想歪了。引用一些國外網友的原話吧:

“Is it supposed to look like 2 dudes having sex?”

“Why does the London Olympic logo looks like lisa simpson performing oral sex on someone?”

看了2012年倫敦奧運會會徽我們不禁要問:誰說只有中國的設計師SB?

文章分類: 雜七雜八 | 評論



非主流

非主流博客作者比目魚于2007年6月8日星期五在他的個人博客上發表了一篇題為《非主流》的文章。顯然,這篇文章是一篇非主流文章,因為初讀此文的讀者往往覺得這篇文章不知所云,難道這就是這篇文章的非主流之處?

本文是對比目魚的文章《非主流》的一篇非主流評論。

我們也許可以通過這篇文章的題目去試圖搞清作者比目魚撰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文章題目叫《非主流》,由此我們大概可以斷定這篇文章是談“非主流”這一主題的。另外一個重要線索是這篇文章的結尾是這么寫的:“你也許已經看到,這真是一篇非主流文章。”這一線索更能說明(毋庸置疑)作者是想在這篇文章里談論非主流這一話題。

但令人困惑的是,盡管作者比目魚在這篇題為《非主流》的文章里反復使用“非主流”這一關鍵詞,但從頭到位他似乎并沒有真正去談論“非主流”。縱觀全文,我們看到的似乎是作者對一篇題為《非主流》的文章的評論;令人迷惑不解的是,作者所評論的那篇文章也叫《非主流》,而作者也叫比目魚。這一事實也許可以引導我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這篇文章真正的非主流之處在于它是一篇對這篇文章本身的評論。

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認為:作者比目魚試圖嘗試寫一篇文章,不談別的,只談這篇文章本身。盡管這篇文章題為《非主流》,但這個題目,連同“非主流”這個關鍵詞,只是一個符號,一個道具,一條謎語中的一個標點符號,一道風景中的一縷微風,一幅畫上殘留的畫家的呼吸。

你也許已經看到,這真是一篇非主流文章。

文章分類: 文字游樂場 | 評論



在國外建一個Web2.0網站要花多少錢?

Guy Kawasaki是一個美國著名風險投資人、演講家和創業者,日本血統,長得有點兒像更好看一點兒的成龍大哥。Guy寫了好幾本關于創業的書,還開了一個博客,叫《如何改變世界》(How to Change the World)

前幾天Guy Kawasaki在博客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講了他用七周半時間、花$12,107.09美元創建一個Web2.0網站Truemors.com的過程,值得國內創業搞網站的朋友借鑒。Guy的這篇文章列舉了很多相關具體數字,例如:

  • 風險投資為0美元。
  • 從注冊域名到網站發布用了7.5周。
  • 軟件開發費花了$4,500美元。
  • 律師費花了$4,824.14美元。
  • 設計Logo花了$399美元。
  • 注冊域名(共55個相關域名)花了$1,115.05美元。
  • 員工共有1.5人。
  • 一共花了$12,107.09美元。

我想如果在中國做同樣的網站,費用應該更低,至少律師費和軟件開發費會更低一些。由此可見,在Web2.0時代創建一個網站并不一定需要大筆投資,只要創意好,網站有用,很少的投資也可以用來創建一個很有前途的網站。

鏈接:Guy Kawasaki的博客文章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關于“谷歌”的閑言碎語

上周某天,到北京一家五星級酒店參加了一個由Google主辦的“開發者日”活動。這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Google中國——“谷歌”。

2005年在美國混的時候去過Google在硅谷的總部,那次參加了一個叫“Google Dance”的大Party,感覺很好,心想:看人家的公司!在這兒工作肯定特Happy!對比當時自己就職的同在硅谷的另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氣氛真是不一樣。我那家公司把員工壓得氣兒都喘不過來,一幫Engineer整天站在公司門口的大街上一邊抽煙減壓一邊說F Word。而Google呢?給員工充分的自由,免費午餐(廚子曾是搖滾樂隊The Grateful Dead的大廚),給住在 San Francisco的員工提供免費班車接送,據說車上還有免費的無線上網。F*ck!這TM哪像資本主義啊!

后來聽說Google要在中國設據點,接下來是李開復(谷歌人叫“開復”)的官司。回國前在硅谷聽了李博士的一個小型報告,與會大約50人,李老師用英文講的,第一張Slide是一張他在中國時演講的照片:一個大體育館,座無虛席,場面像演唱會。演講內容取自他的暢銷書《做最好的自己》,沒談如何做最好的Google。

2006年初我回到了北京,Google也在北京安營扎寨,接下來到現在就是一段負面新聞不斷的“不是最好的時光”:先是“谷歌”這個名字遭到Google粉絲的亂罵,接下來是Google網站在國內老打不開的問題、“無照經營”的問題、市場份額不升反降的問題,一直到最近的“抄襲搜狗拼音輸入法詞庫”事件、網站導航被指無創意的問題、Adsense用戶狀告谷歌的問題,等等,隔三差五就有新聞出來說李開復有可能離職。

我個人覺得谷歌在中國的公關和推廣做得都不好,非常被動。廣告根本沒做,和社會各層面的關系也沒搞通,缺乏一個聰明的推廣自己形象的策略,只顧悶頭招程序員,不顧形象公關。

我覺得多組織、參加這種和網友、IT業界面對面的大會對谷歌應該有好處。

這次大會上碰到幾個谷歌的小程序員,氣質簡直就是美國Google程序員的中國版:一臉學生氣、一幅思索的表情、一副不可能作惡模樣。

在會場還遇到了一位谷歌的高管。這位女士在會議廳門口和三兩個參會者聊天,在旁邊聽了聽,倒是得到一些內部新聞(注:以下內容純屬道聽途說)

問:李開復會被總部調離中國嗎?

答:總部花了那么多精力把他從微軟挖出來,還打官司,折騰半天本兒還沒撈回來呢,怎么可能現在讓他下課 呢?

問:谷歌在中國推廣得不好,是不是總部沒給夠錢?

答:Google缺什么就是不缺錢。

問:谷歌這個名字你覺得怎么樣?

答:當初我也覺得土,可爭論了四年多,也沒想出更好的來。

問:谷歌怎么不大規模做廣告?

答:等License拿下來再說吧。

問:抄襲搜狗拼音輸入法詞庫到底是怎么回事?

答:谷歌拼音輸入法是本地一個天才實習生一個人搞出來的,事先誰也不知道他那個版本里放了搜狗的詞庫,出事后問他,他說當時自己那么做根本沒意識到有什么問題。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