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大衛?米切爾的《Ghostwritten》

讀完了英國新銳作家大衛?米切爾(David Mitchell)的長篇小說《Ghostwritten》(英文版,尚無中譯本,書名大概可以譯為《幽靈代筆》),考慮到這是作者31歲時出版的第一本小說,越發感覺此書牛逼。

《Ghostwritten》由九個相對獨立的故事組成,分別發生在世界上九個不同的地方,九個主人公互不相識,他們分別是:1)沖繩島上一個在逃的日本恐怖分子,2)在一家東京的CD店里打工的日本男孩, 3)一個在香港從事洗錢業務的英國金融律師,4)四川峨眉山下一位從解放前一直到改革開放都在擺攤賣茶水的中國婦女,5)一個在蒙古游蕩的幽靈,6)一個在圣彼得堡畫廊里暗中從事盜畫活動的俄國女郎,7)一個混跡倫敦的英國“槍手”作家,8)一個回到愛爾蘭家鄉的女科學家 9)一個紐約的廣播電臺的DJ。

雖然九個故事看似獨立,但讀者在閱讀過程中會發現不同故事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不同故事中人物的命運其實在受到其它故事中人物命運的影響,雖然他們本人并不知道。

九個故事中有八個故事采用第一人稱敘事(第九個故事完全是對話,沒有敘述性文字),因為主人公不同,敘事的語氣也隨之改變,造成全書文字風格的不斷變化,這是這部小說的另一個亮點。事實上,這本書包含了玄幻文學、通俗小說、科幻小說、現實主義、超現實、意識流等不同的寫作風格,在風格上像一幅五光十色的拼圖。大衛?米切爾這種能夠游刃有余地玩兒不同文字風格的本領真是讓人欽佩。

作者另一個讓人欽佩的地方就是對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了解。例如寫四川婦女的那一章,故事涉及了軍閥時期、抗戰時期、解放戰爭時期、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四人幫”倒臺、改革開放,簡直就是另一個版本的《活著》。一個30歲的英國作者敢于并且能夠寫出這些東西,牛逼。

《Ghostwritten》是一本能吸引人讀下去的書(除了寫女科學家那一章略顯枯燥)。這本小說的精巧的結構編排、變換的文字風格使他一出版就獲得了評論界的關注。

《Ghostwritten》目前還沒有出中文版,這本書好像還沒有受到國內出版商的注意。我猜測這本書如果翻譯成中文說不定會暢銷。

(Ghostwritten, by David Mitchell, Publisher: Sceptre; New Ed edition, ISBN: 978-0340739754)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Playing with Photoshop...

(海子的詩《坐在紙箱上想起瘋了的朋友們》)

文章分類: 雜七雜八 | 評論



保羅?奧斯特的《神諭之夜》

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的小說對于像我這樣的讀者來說非常“對胃口”。拿這本剛剛上架的中譯本的《神諭之夜》(Oracle Night)來說,小說講了一個小說作家的故事,結構盤根錯節,故事里套故事然后再套故事,情節充滿懸念和神秘感,前景上演的是紐約知識分子的生活畫面,背景播放著帶有奇幻色彩的詭異的音樂。

《神諭之夜》的故事從大病初愈的作家西德尼偶然買到一本藍色筆記本開始。這個神秘的筆記本似乎觸發了接下去一連串的怪事:西德尼靈感突發,在本子上寫下了一個故事里套故事的故事,而他身邊同時又有一個接一個的事件發生,涉及他的事業、他的妻子和他的一個作家朋友,最后導致一個戲劇性的結局。

我覺得保羅?奧斯特是一個敘事和編織故事的高手。《神諭之夜》從一開始一直到結尾都能吸引你帶著迷惑和好奇心讀下去,而且一路上不會讓你猜到下面會發生什么;途中保羅?奧斯特給你指點一些景物,而這些景物當中有些你搞不清楚是向導為接下去的參觀埋好的伏筆還是他額外的即興發揮;在這場旅行結束之前你一直瞪大眼睛、屏住呼叫,等待疑團的破解,等待所有破碎的線索最終被拼合成一幅完整的圖畫;旅行結束了,你發現很多疑團仍然是疑團,很多碎片仍然是碎片,但你不覺得上當,因為途中你已經看到了很多,感覺到了很多。

我是這么閱讀《神諭之夜》和其它一些保羅?奧斯特的小說的:我放任自己被作者引領,進入一個個不同的時間和空間,并仔細端詳他遞過來的一個個小玩意兒,但我不會去花太多心思試圖破解這些小玩意兒的隱喻以及這次旅行的“意義”,我甚至懷疑作者自己是否真正清楚他想讓我看明白什么;即使我搞明白他的本意(一些看似深刻的抽象詞語),他的觀點是否正確我說不定還要懷疑呢。我認為只要一個作者能夠制造出一段難忘的閱讀經驗他就是高手。所以我只沉溺于文字本身帶來的感受和偶爾觸發的一些思考,至于文字背后埋藏著什么哲理——Who cares?

(《神諭之夜》,作者:保羅?奧斯特,譯林出版社,定價: 18.5元)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WordPress博客用戶北京聚會

I'm going to WordCamp Beijing

又可以和一大幫 computer geeks 坐在一起了。報名參加了 WordCamp Beijing 2007,一個為國內使用博客軟件 WordPress 的用戶組織的會議。雖然我自己的這個博客用的不是 WordPress(這個博客軟件是我自己寫的),但本人還是對 WordPress 比較感興趣。估計參會的大部分都是搞 IT 的(男、戴眼鏡、擁有1至N個博客,或許還是獨立博客)。一大幫寫博客的坐在一起——應該比較有意思。

主題:討論 WordPress 的發展,博客和 Web 2.0 的結合, 博客盈利模式,以及搜索引擎的優化等。

時間: 9月1日,10 am - 5 pm

地點: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如心會議中心

費用: 完全免費

注冊:鏈接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地久》(虛擬書評)

(作者注:所謂“虛擬書評”是一種文字游戲,即為一本并不存在的、虛擬的書撰寫書評。)

我案頭擺放的這本小說《地久》是一本346頁厚、大32開本的書,封面標題旁邊印有“言情小說大師畢仿予傳世遺作”的顯著字樣。今天是畢仿予先生辭世后的第十天,我在北京國貿地鐵站附近的地攤上花十元人民幣購買了這本書。這是我至今為止購買的第一本盜版書。

我與畢仿予先生說來有些緣分。早在文革“插隊”期間我就偷偷閱讀過畢先生寫于三十年代的言情名著《天長》,并曾為他筆下主人公凄慘的愛情偷偷落淚。粉碎“四人幫”后我與畢老在上海有過短暫的會面,當時的印象是畢老精神矍鑠,開朗善談,我似乎能夠依稀看到畢老年輕時在上海灘被無數少男少女讀者追崇時的風采,然而在這種風采當中我又明顯能夠感覺到滄桑和無奈——“十年浩劫”中畢老受到的凌辱、磨難我們都有所耳聞。我當時向畢老表達了對《天長》的喜愛,并斗膽問了畢老一個問題:“傳說您當年打算寫一篇《天長》的姊妹篇《地久》。您現在打算寫了嗎?”記得當時畢老含笑反問我:“我要是寫了,你想讀嗎?”“當然想讀!”我激動地對畢老說。

改革開放以后大量的港臺、海外小說涌入中國,畢仿予先生的《天長》得以再版,竟然十分流行,在書店里經常和瓊瑤等當代作者的言情小說擺在一起,非常暢銷。《天長》更是被改編為電視連續劇,一時間畢老的名字再次變得家喻戶曉,有不知情者以為畢老是當代小說家,竟有少女讀者給畢老鴻雁傳情。后來在報紙上經常讀到有關畢老正在撰寫《天長》的續篇《地久》的消息,后來又傳出籌拍電視連續劇《地久》以及《地久》劇組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電視選秀尋找演員的消息。去年我讀到一份報紙的副刊文章,該文將《地久》列為年度最受讀者期待的圖書之一。對這些媒體的消息,畢仿予先生沒有做任何回應。

十日前我驚聞畢老辭世,心中頓生惆悵。由于工作需要我得以赴上海參加畢老的追悼會,在追悼會上見到了畢老的女兒,向她表達了對沒有機會在畢老生前和他再次見面的惋惜。

近日媒體紛紛報道了畢老的逝世,書店里畢老的《天長》被擺放到顯著位置供讀者選購,報紙、網站上也都在談論、猜測畢老的遺著《地久》。今日路過國貿,竟然在地攤上看到了《地久》的盜版,小販告訴我:“我們比正版書出來要快得多!”。我當時心中的滋味難以形容,竟掏出十元錢買下了這本盜版的《地久》。

這本《地久》現在擺在我的案頭。我沒有去讀這本盜版書。望著這本書,我心中升起對畢仿予先生跌宕起伏的一生的無限感慨。我沒有去讀這本盜版書。在追悼會上畢老的女兒告訴我:畢仿予先生從文革開始一直到去世再沒有寫過一個字。

文章分類: 虛擬書評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