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昆汀?塔倫蒂諾的《Death Proof》

國內把昆汀?塔倫蒂諾的的電影《Death Proof》的片名翻譯成《死亡證據》或者《死亡證明》是弱智的錯譯。英文里proof這個單詞除了有證據、證明的意思以外,還有一個意思是防...的、耐...的,water proof是“防水”的意思,bullet proof是“防彈”的意思,所以death proof的意思是“可以避免死亡”,在劇中用來形容那個替身演員的改裝過的汽車。《Death Proof》這個片名要想直譯也并不容易,在網上看到一篇博客中把它翻譯成《金剛不壞》,感覺更靠譜一些,起碼不會讓人覺得翻譯是個白癡。

我是昆汀?塔倫蒂諾的的粉絲,早就等著看這部片子,直到最近才發現清晰版、單獨發行的DVD。看完以后的感覺是:依然能夠感覺到昆汀電影的魅力,但沒有太多驚喜。

昆汀的這部片子是向邪典電影致敬的作品,他故意通過把影像效果“做舊”來讓觀眾找回當年在小破電影院里觀看荒誕夸張的Cult Movie時的感覺。這是一種什么感覺呢?對于國內的觀眾來說,不妨回憶一下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你在馬路邊的錄像廳里觀看“港臺電影連映”的時的情景:你走進一個空氣不太流通的黑乎乎的小房間,和幾個臟兮兮的人坐在一起看一部俠客滿天飛、遍地都是死尸的香港武打片。雖然現在回憶起來那些片子大部分都是胡編亂造的爛片,但是不能否認,當年的錄像廳給我們帶來過奇特的美好時光。

昆汀就是要在《Death Proof》里讓觀眾找回這種感覺(上一部《殺死比爾》也包含同樣的追求)。從這個角度講,這部電影風格上的價值勝過它內容上的價值。當然,昆汀?塔倫蒂諾不會去拍一部徹頭徹尾、模式化的邪典片,所以他盡可能地往電影里加入了他自己的東西,最明顯的就是昆汀式的對話,一部商業化的邪典片是不會在電影開頭和中間安排那么多喋喋不休的對話的,更不會自討苦吃地把幾個姐們的長長的閑聊用一個長長的長鏡頭不停機地一口氣拍下來。

這部片子的缺憾就是對話缺乏亮點,找不到《低俗小說》里面那種經典臺詞,對話內容也比較單調,時間持續過長。不過如果你能堅持這聽完那些絮絮叨叨的對話(如果你能欣賞這些對話更好),你就會看到那些一貫比較來勁的場面,當然還有一貫好聽的音樂,一貫風格化的剪輯效果,你會覺得這還是一貫的昆汀?塔倫蒂諾。

文章分類: 影音娛樂 | 評論



準備好,讀保羅?奧斯特

我預計從今明兩年開始美國作家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的小說在中國會火。如果讀書也像看大片一樣講究“誰先看誰最IN”,那么我的文化小資讀者們,趕緊的,開始讀保羅?奧斯特的小說吧。下次當你和朋友坐在星巴克喝著咖啡閑聊的時候,一定要提:“我最近在讀保羅?奧斯特。”

保羅?奧斯特這種作家和米蘭?昆德拉在某一方面很相似:那就是,其作品同時具有文學性和可讀性,所以這種作家能夠在具有一定文化層次的讀者(小資)群中流行。同時還要告訴大家,保羅?奧斯特長得比較帥喔(見圖)。

剛才在網上看到目前國內已經引進了保羅?奧斯特的11本書,已經推出的有3本,看來來勢真是不小。還沒讀過保羅?奧斯特的讀者建議先去翻翻《神諭之夜》看看合不合口味,然后可以考慮讀《紐約三部曲》或者《幻影書》。

聲明一下,我寫這篇東西不是替出版社打廣告,純粹是因為夜里失眠以后想寫篇博客胡扯一下。

文章分類: 文壇張望 | 評論



《風鈴》(虛擬書評)

(作者注:所謂“虛擬書評”是一種文字游戲,即為一本并不存在的、虛擬的書撰寫書評。)

七年以前,當沉寂多年的“先鋒派”小說家石亦推出他的長篇新作《風鈴》(第一卷)的時候,評論界的普遍反應是“石亦終于放棄了孤芳自賞的實驗寫作,回歸到現實主義小說的陣營”。如今,七年過去了,當《風鈴》出版到第七卷的時候,我們似乎再也聽不到持這種觀點的評論了。

在很多讀者心中,石亦這個名字屬于八十年代,屬于那個被稱為“先鋒派作家”的寫作群體。談到當年石亦的那些風格古怪的小說,人們會使用諸如“詭異的情節”、“令人捉摸不透的結構”、“富有詩一般節奏感的語言”以及“對實驗、探索的的孩子般的熱情”之類的語言。

整個九十年代石亦沒有任何作品面市,石亦本人也似乎從讀者的視線里消失了。直到2000年,石亦的小說《風鈴》(第一卷)出版,這本書描寫了一個姓趙的普通中國家庭從晚清到當代的命運,該書風格樸實、人物豐滿,被認為是一本現實主義的杰作。伴隨著評論界對石亦“返璞歸真”的肯定,一些喜愛石亦作品的老讀者對于沒能再次看到石亦在風格上的探索感到一些遺憾。

然而這種狀況隨著次年《風鈴》(第二卷)的出版發生了改變。當讀者翻開《風鈴》(第二卷)之后,他們驚奇地發現這本書和第一卷一樣,同樣描寫了那個趙姓家庭從晚清到二十世紀的生活史,不同之處在于從第一章開始,某些人物的命運發生了細微的變化,例如那個在第一卷中因眼疾而失明的三女兒在第二卷中治好了眼病而逃脫了失明的厄運,這個變化直接導致了她能和正常人一樣上學、戀愛,最終踏上了一個同第一卷截然不同的命運旅程。除了人物的變化,讀者還看到了外在因素的變化,例如作者在第二卷中描述了一場在第一卷中并不存在的洪水,這場洪水導致了趙家從舊居遷移到五十里外的另一個縣城,造成小說的后半部分的故事發生在和第一卷完全不同的地點。

當讀者讀完《風鈴》的第二卷,他們發現自己目睹了已經熟悉的主人公們的另一種不同的命運,這種新奇的閱讀經驗在讀者中造成兩種不同的反應:有的讀者和評論家盛贊這種寫作方式“讓人深切地體會到命運的無常和人生的不確定性,仿佛為傳統的小說增加了一個新的維度”,而另一種聲音則認為作家石亦“因為創作力的枯竭,不得不舊瓶裝新酒,重復自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面對讀者反應的兩極化,石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而是在一年后推出了《風鈴》的第三卷。這本書的內容在讀者意料之中:仍然是原來的故事背景、原來的主人公,但他們的命運再次改變,小到穿了不同顏色的衣服,說了不同的話,大到嫁了不同的人,從事了不同的職業。讀到小說結尾,讀者發現作者筆下人物的命運有的變得面目全非,有的則沿著不同的軌跡重復了同樣的命運。

此后我們看到石亦每年有條不紊地推出一卷新的《風鈴》,直到今年這本《風鈴》的第七卷。有人說石亦像一個鬼魂附體的癡人,憑借一種帶有強迫癥特征的堅韌力量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改寫他筆下人物的命運;有人說石亦是一個偉大的作家,通過一項浩大的工程向我們展示了人生的可能性和文學的可能性;有人說石亦是一個無聊的作者,操控著一場令人厭倦的無聊文學實驗;有人說石亦是一個神奇的魔法師,讓讀者通過他的作品觸摸到了命運之神的雙手;有人說石亦是一個騙子,通過旁門左道、嘩眾取寵的伎倆換取他在文學史上的地位。

石亦還要把小說《風鈴》的寫作堅持多久?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文章分類: 虛擬書評 | 評論



河蟹的互聯網

“河蟹”者,“和諧”之諧音也,用以形容吾國之互聯網,頗靠譜。G F W 者,吾國之網絡河蟹也,乃一愛抽風之傻逼動物,發作時揮舞雙鉗,剪斷不順眼之網絡線路,屏蔽有人氣之國外網站;死于其鉗下者,遠有 BlogSpot、Wikipedia,近有 Flickr、Feedburner。此河蟹怪獸,無影、無聲、無處可尋、無禮可講;蟄伏時扮僵尸狀,眾人皆謂此蟹已死,天下可安;待其突然發作,怒目圓睜,咔咔兩下,又一網站無法訪問,此時世人方知:吾國之互聯網,唯此橫行河蟹最為牛逼。嘆曰:我操!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大聲展”觀影記錄

最近北京有一個叫“大聲展”的藝術活動,其中的電影放映部分安排在SOHO現代城,離我家很近,所以這些天經常溜達過去看免費電影。這個影展放映的影片屬于獨立制作、小投資、DV拍攝的那一類,現將觀后感記錄如下。

《西海村》 (導演:高文東)

一部30分鐘左右的短片,全片僅一個未經剪接的長鏡頭,跟隨主人公行走在一個即將被拆遷的海邊居民區,無臺詞。這部片子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那個長長的長鏡頭以及背景中村子里各種各樣的聲音。

《下午狗叫》 (導演:張躍東)

一部玩兒另類風格的片子,情節上故意缺乏邏輯性和連貫性,節奏緩慢,人物對話故意安排得不知所云、前言不搭后語。由三個故事組成,演員包括導演張躍東、作家韓東、音樂人小河等。小河精彩的配樂為這部片子增色不少。個人覺得第三部分那個賣西瓜的故事太過“現實”,和整體風格有些不符。

《大酒樓》 (導演:邱炯炯)

一部104分鐘的黑白紀錄片,記錄了四川樂山一家大酒樓里的生活百態。前半部分較沉悶,從中間開始加入人物的訪談,有些比較幽默的對話,結尾部分試圖將主題深沉化。某些鏡頭帶有經典黑白電影的味道。

《遠離》 (導演:衛鐵)

一部描寫弟弟從農村進城找哥哥幫助找工作屢屢碰壁的故事。劇情、表演、影像均無亮點。

《好多大米》 (導演:李紅旗)

和《下午狗叫》一樣,是一部玩兒風格的片子,但比前者精彩。雖然節奏緩慢、人物呆滯,但這正是導演要的風格。影片黑色幽默成分較重,有一些爆笑臺詞。配樂是左小祖咒,演員包括張躍東、韓東、左小祖咒等。我很喜歡這部片子。

《馬烏甲》 (導演:趙曄)

電影描寫了廣西邊境農村的一家三口(媽媽和兩個兒子),因為小兒子患先天貧血癥,哥哥不得不為弟弟定期輸血。不同于其它制作簡陋的DV影片,這部片子攝影講究、影像精美、敘事細膩、演員(全部是當地群眾演員)的表演自然、精彩。雖然我對這部片子的主題和對主題的表現方式持保留意見,但我覺得此片無疑是影展最精彩的影片之一。

《背鴨子的男孩》 (導演:應亮)

大聲展的策劃人歐寧極力推薦此片,但我看后有些失望。這部片子寫一個農村小孩進城尋找打工六年不歸的父親。也許是因為攝影太像電視劇了,也許是因為影片中某些情節存在瑕疵,也許是因為演員的表演不夠完美,我不覺得這部片子有太多過人之處。

《北海怪獸》 (導演:彭磊)

影展中上座率最高的片子,爆棚。影片講的是一個無聊青年先被外星人侵入大腦,后來又和他人聯手反抗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的故事。這部片子據說是中國大陸第一部 Cult Movie,除實景拍攝外還包括粘土動畫和剪紙動畫。和影展上其它拍得很“重”的影片不同,這部片子極力追求的是“輕”:無厘頭的主題、夸張的情節、粗俗的對話、低廉的特技效果——這部片子達到了它所追求的效果,而且這部片子的存在為這個影展增加了輕松的成分,起到了平衡的作用,讓人看到獨立電影并不全是那些事事兒地追求“藝術”的東西。

《枉少年》 (導演:許學文)

22分鐘短片,描寫了一所香港中學里的一群“問題學生”。攝影、剪輯等技術方面比較精致、專業,故事本身一般。

《走吧!60》 (導演:凌宇翰)

30分鐘香港短片,寫了一個正在走入60歲的女人的內心感受。拍攝手法平實,不擺“藝術片”的架子,攝影、剪輯非常專業,表演也很好。能夠在30分鐘里通過平實的電影語言塑造豐滿的人物形象,足見導演功力。

文章分類: 影音娛樂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