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關于網站的 ICP 備案

最近聽到一些風聲,說網站一定要ICP備案,否則有被停掉的危險(注意:這里說的是有獨立域名的網站,如wangxiaofeng.net、hecaitou.net等等)。但是這里有一個問題,有些中文網站是放在國外的服務器上的(比如鄙人的網站)。那么,這樣的網站是否需要備案,又如何備案呢?

帶著這個問題,筆者今日親自去試著備了一把案。現將結果匯報如下:

ICP備案可以在網上進行,網址是:http://www.miibeian.gov.cn/

初次備案者,需要先行注冊,點擊“注冊”,然后按照步驟進行,需要選擇用戶名、密碼,填入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等等。

注冊完畢后即可登錄,然后就可以在該賬戶下添加網站。

添加網站時,除了網址、網站所屬的公司、網站類型等信息外,還要填入所謂“網站接入信息”,也就是給你的網站提供服務器的那家網絡公司的信息。如果你網站的服務器在國內,你就可以填入相關信息。可是,如果你網站的服務器在海外,那么,現有的備案界面就無法使用,因為服務器所在地這一選項中沒有任何針對國外的選項。

就這一問題,本人撥打相關電話(010-95169001)進行了咨詢。得到的答案是:現有備案系統無法給服務器不在國內的網站備案。本人又問:那么服務器在國外的網站用不用備案呢?對方(有些帶搭不理)的回答是:不用。對方同時提供了北京通信管理局(010-63310094)及上海通信管理局(021-63905006)的電話用以進一步咨詢。遂又打電話至上海通信管理局,問:服務器在國外的網站不備案違法么?答:不違法。

所以,得出的結論是:我國現有的ICP備案系統無法給服務器在海外的獨立網站進行ICP備案,這些服務器在海外的獨立網站不備案是不違法的。

當然,至于你的網站會不會被和諧,為何被和諧,那就只有老天才知道了,可能要做好翻墻的準備了。

文章分類: IT互聯網 | 評論



又見《世界文學》

要不是張曉強老師送了我四本最新的《世界文學》,我可能還會繼續以為這本雜志早就停刊了。最近這幾年,這本小三十二開的雜志確實很難在市面上見到——書店和報刊亭里好像均無出售。一兩年前有一天我去逛798,在一家舊書店的書架上看到一排八、九十年代出的《世界文學》,當時眼前一亮,拿下來翻看,那些發舊的紙張、在激光照排出現之前用鉛字印出的文字,讓人看了以后會不自覺地生出一些懷舊情緒。我當時買了四五本,記得其中有一期介紹約翰?契弗,有一期介紹唐納德?巴塞爾姆,還有一期介紹的是多麗絲?萊辛。

《世界文學》的鼎盛時期應該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據說當時的發行量曾一度突破三十萬。那時候,可能不少人都是通過這本雙月刊結識了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喬伊斯的《尤利西斯》、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和卡夫卡的《變形記》等經典名著。回想起那個年代,文學、尤其是外國文學,曾經給不少讀者帶來過驚喜甚至震撼。閱讀像《世界文學》這樣的雜志,雖然其中很多小說和詩歌可能會讓人不解其意或者不解其妙,但就是在這些經過知名或無名譯者翻譯過來的文字當中,你可能會邂逅那些讓你大呼“我操,怎么還有這么牛逼的東西!”的作品。

如今,國內介紹外國文學的期刊好像都不是特別景氣。《譯文》雜志已于去年停刊,剩下的也就是《譯林》、《外國文藝》和《世界文學》了,據說大部分的發行量僅在一萬冊左右。

翻看最新的《世界文學》,還是覺得很舒服,很親切。我喜歡這種小開本、一本書大小的雜志,也喜歡其樸素的裝幀、甚至封面上“世界文學”四個字明顯保留上世紀設計風格的字體。粗略地瀏覽了一下,感覺這本雜志還是以介紹純文學作品為主,并沒有因為想迎合讀者而加重暢銷小說的比例。銷量固然不能被漠視,但是對于辦雜志的人來說,有一群(哪怕是很小的一群)特別喜歡這本刊物的讀者,這一點,我想,足夠讓人滿足了。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北京書店雜記

聽說,第三極書局將要撤離中關村——幾年來欠了上千萬的物業費,終于堅持不下去了。我在北京住東邊兒,所以在我的記憶里第三極一直是個很遠的地方,無論打的還是坐地鐵,都要折騰半天才能到。高大的玻璃建筑,好幾層樓的書,燈光并不太亮,書店雖然略顯大而無當,但各處散布者供讀者坐下來的小凳子,甚至還有很舒服的躺椅。冬天,下午時分,站在某個書架旁邊翻書,忽然一抬眼,透過落地窗,看見眼前隔了幾條街就是多年以前上大學的地方,感覺像是站在那里隔著玻璃俯視記憶。再往遠看,好像還能瞧見北京西邊兒的那些山,在下午灰色的天空下,低矮、樸素。

海淀還有一家有名的獨立書店,叫單向街圖書館,在圓明園附近,很偏僻。我一直沒去過,聽說也要關了,但不是倒閉,是搬遷。新地點在朝陽公園西門往北、“好運街”附近的“藍色港灣”,據說書店新址九月份開張。“藍色港灣”是我去年發現的一個巨大的Shopping Mall,進去以后感覺就像回到了加利福尼亞州——建筑風格和氣派都特像,就差一個一望無際的大停車場了。但是,這么大的一Mall竟然沒有一家書店,我對此事一直叨叨咕咕,沒想到,單向街就要搬過去了。

我認為,一個大型商場或Shopping Mall,一定要有一家書店。幾年前“新光天地”開業的那會兒,我溜達進去,在B1一眼就發現了一間小而精致的“光合作用書房”,立馬心生愉悅。三里屯Village去年就開業了,逛過不少次,直到上周,忽然發現在隱秘的地下一層還有一堆店鋪,其中就包括另一家“光合作用書房”。雖然憋在地下,見不著陽光,但是還能堅持進行光合作用,不錯了。

北京還有一個常去逛的新Mall,就是“世貿天階”,此Mall的英文名字頗牛逼,叫“The Place”。“The Place”的地下一層有一家很好的英文書店,叫“Chaterhouse Booktrader”,是個買英文原版書的好去處。最近再逛“世貿天階”,去了趟以前不常去的北區,發現二樓新開了一家書店,名叫“時尚廊”。雖然名字聽起來疑似美發店,但這家書店確實不錯,特色是有大量的美術、設計類圖書,其中不少是外版,人文類書雖不是非常多,但選擇也頗精。夏天晚上,在“世貿天階”吃過晚飯,到“時尚廊”翻書直至十點打樣,然后走到樓下的廣場上,頭頂上方一個巨大無比的天幕投射出五彩繽紛的光,廣場上的男女老少遛彎兒的遛彎兒、嬉戲的嬉戲,天氣不再悶熱,空氣里漂浮著一種喜悅。坐在商場門前高高的石頭臺階上瞧著眼前這幅畫面,北京的夏天,太舒服了。

文章分類: 我行我述 | 評論



準備好,讀羅貝托?波拉尼奧(Roberto Bola?o)

記得兩年前,在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剛剛殺入中國不久,我寫過一篇題為《準備好,讀保羅?奧斯特》的博文。最近,我覺得有必要用同種句式再推薦另一個人——智利作家羅貝托?波拉尼奧(Roberto Bola?o)。

波拉尼奧是一位旅居西班牙的智利裔作家,已于2003年去世。他死后出版的《荒野偵探》(The Savage Detectives)、《2666》等小說使這位作家名聲大噪。 《荒野偵探》獲得了西班牙語文學最重要的大獎“羅慕洛?加列戈斯國際小說獎”;《2666》的英譯本獲得了美國“國家圖書批評家獎”。同時,《荒野偵探》和《2666》的英譯本分別于2007和2008年被《紐約時報》列為年度十大好書之一;而《2666》被《時代》周刊評為“2008年最好的一本書”。

上個月我讀完了近600頁厚的《荒野偵探》(英文版),并得知該書的中譯本將在七月底或八月初由世紀文景出版。上周我給一家書評雜志寫了一篇長長的《荒野偵探》的書評(過些日子貼出來),交稿后的第二天就去買了一本英文版的《2666》。這本小說更厚,長達989頁。沒想到開讀以后發現《2666》比《荒野偵探》還要好看,才讀了四天,已經看完了200多頁。如果沒有意外,《2666》應該是我在今年讀到的最好的一本小說。不知這本書中譯本的版權被哪家出版社買了。如果還沒人買,那就強烈推薦給出版界的朋友們。

關于《荒野偵探》,等我過些天貼出書評來再做專門介紹。在這里簡單聊聊《2666》。基于我讀完的部分,《2666》這本書基本上呈以下這種味道:一位“鬼才”作家的鴻篇巨制,精彩、怪異、帶有實驗色彩,具有純文學作品少有的可讀性,疑似博爾赫斯本人寫的一部長篇小說,又帶有保羅?奧斯特的《幻影書》、戴維?洛奇的《小世界》、甚至些許村上春樹在《海邊的卡夫卡》中描繪的夢幻之旅的味道,其結構有些像我以前介紹過的大衛?米切爾(David Mitchell)的《幽靈代筆》(Ghostwritten),而整部書又帶有近似于通俗小說(如偵探小說、恐怖小說等)的故事性。總之,《2666》是一本極對本人胃口的小說。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強烈推薦這位作家:羅貝托?波拉尼奧(Roberto Bola?o)。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異類》書評:講道理不如講故事

在美國的出版物中,很多聽起來理論性很強的書其實并非出自相關專業人士之手。《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馬斯?弗里德曼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長尾理論》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是《連線》雜志的總編輯。另一個例子是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Malcolm Gladwell),他的第一本書《引爆點》(The Tipping Point)講的是“引爆流行”這一社會學現象,第二本書《決斷2秒間》(Blink)談的是直覺的重要性,而格拉德威爾本人并非社會學家,也不是心理學教授,他是《紐約客》的專欄作家,和前面兩位一樣,也是一名職業寫手。為什么這些記者、編輯、專欄作家寫的理論書這么受人歡迎呢?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專業寫字兒的人,他們懂得如何講故事。

08年底,馬爾科姆?格拉德威爾再接再厲,出了第三本書,名叫《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此書的中譯本已經出版,譯名叫做《異類:不一樣的成功啟示錄》。這本書探討的是一個更大的主題:成功的要素。書中提到的所謂“異類”(outliers),指的就是那些出類拔萃的成功人士。

《異類》一書的每個章節都從講故事開始,這些故事中很多都非常有意思。比如:有人發現,加拿大的職業曲棍球運動員有一個奇怪的特征——他們當中絕大多數出生于一月、二月和三月份,難道年初出生的人更有曲棍球天賦嗎?難道這和星相學有關?這一現象的真正原因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生日的巧合與加拿大曲棍球少年班的入學年齡有關:分班的截止日期是1月1日,這樣一來,生于1月份的孩子永遠是班里年齡最大的,對于這些處于發育期的小球員,年齡上幾個月的差異會造成表現的不同,年齡大的孩子(生于前三個月的)球技顯得更好,于是他們被認為更有前途,更容易被選拔到更為高級的訓練班,如此下來,僅僅因為生日的差異,這些年初出生的孩子一步步地獲得了更好的訓練機會,最終更有機會成為職業球員。

格拉德威爾在《異類》一書中想要告訴讀者的是:對于那些成功者(出類拔萃的異類),我們不應該僅僅把他們的成功歸結于個人的天賦和努力,我們還應該去研究他們的周圍環境、外在因素所起的重要作用。

是的,這個觀點聽起來并不十分新鮮,甚至顯得有些“老生常談”。事實上,《異類》一書的看點不是觀點,而是故事。格拉德威爾的過人之處在于能夠搜羅到一些新鮮有趣的故事,同時善于發掘隱藏于平常事件背后的為人忽視的東西。

例如,這本書中談到了比爾?蓋茨的成功之路,作者強調,比爾?蓋茨之所以能成為電腦行業的老大,得益于他少年時代擁有得天獨厚的接觸計算機的機會。在那個時代,計算機體積龐大,數量稀少,只有很少人能有機會接觸,但蓋茨因為家庭和學校提供的便利,成為了當時少有的幾個幸運兒(全世界絕對不超過50人),在建立微軟之前,他編程的時間超過了一萬小時。該書這一章的標題就叫《一萬小時法則》,作者引用了一位神經學家的話:“一萬小時的練習或訓練,是成為專家最起碼的要求,不管是作曲家、籃球選手、科幻小說作家、溜冰選手,職業鋼琴師、棋手,甚至是最厲害的罪犯,這個數字一再被印證:一萬個小時。”

格拉德威爾在這本書里還講了更多耐人尋味的故事,這些故事絕對是聊天、派對、飯局、演講等場合的上好作料,可是,除了這些故事,我自己并沒有從這本書里得到太多的啟發(“一萬小時法則”算是一個吧,它讓我明白了自己為什么至今還沒成為著名作家)。在某些章節(比如分析飛機失事的那一章)作者的文字有些過于啰嗦,而書中某些論斷似乎缺乏足夠的證據支持,有些結論略顯牽強(比如分析亞洲人數學學得好與農耕之間的關系)。不知這些瑕疵是否與作者并非社會學家和心理學家、只是一位專欄作者有關?不管怎樣,讀《異類》這本書還是有收獲的,它讓我越發意識到:把故事講好——這是一項多么有用的本領啊!

(注:這篇書評是讀完《Outliers》英文版之后寫的。我還沒讀過此書的中譯本。最近在豆瓣網上讀到一篇帖子,指出中譯本中有不少翻譯錯誤,這個帖子的鏈接在此。)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