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魚博客 文章列表

霍金的《大設計》

很久沒看和“科學”有關的書了。讀一本寫得很爛的小說很可能最后一無所獲、純粹浪費時間。可是讀科普讀物,就算是一本寫得不怎么樣的書,只要內容不是那么背離事實,至少讀后能有一些獲得了知識的滿足感。

霍金的最有名的書《時間簡史》我還沒讀過。據說在那本書里霍金在講解了宇宙的起源之后,并沒有完全否定上帝的存在。科技發展到今天,可能再沒有人懷疑地球是圓的,宇宙起源于大爆炸的說法也已有很多人相信,但有一個根本的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回答:是“誰”制造了大爆炸、引發了宇宙的起源?很自然,當這個問題無法得到滿意的解釋之前,“上帝制造了宇宙”仍然是一個聽起來蠻不錯的答案。在《時間簡史》出版12年后,霍金的新書《大設計》(The Grand Design)似乎要給這個問題一個比較明確的回答。在這本書里,霍金基本否定了上帝創造宇宙的可能性,他想通過科學研究成果說明:宇宙完全可以從無到有地自發產生,根本不需要外界力量(比如上帝)的幫忙。

科普讀物并不好寫。把十分復雜的東西講得簡單易懂其實是一種本事(我們周圍有很多學者和文化人似乎更樂于把簡單的東西說得特別復雜)。讓科學家本人來寫科普讀物未必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除了文筆不一定很好之外,科學家寫科普讀物時往往很難壓抑他們強烈的講述實驗過程的欲望。這就好比我們請一個淘金者來講解某地的地下金礦分布狀況,我們只想聽聽哪里有金子,成色如何,而這位淘金者則更樂于講述他們發現金礦的過程、炫耀他們探礦的技巧。從這一點來講,霍金算得上一位不錯的科普作者(當然應該也有本書另一位作者的功勞),《大設計》這本書涉及高深的物理學理論,可是整本書里并沒有出現一個數學公式,相反,作者在講述科學理論時喜歡穿插一些輕松的幽默,比如,當寫到不同生物對放射線的感知時,作者寫道:“如果我們遇到來自其它星球的外星人,由于他們星系的太陽發散的射線和我們的不同,他們也許能夠‘看見’我們所看不見的射線……一個來自于遍布 X 光射線的星球的外星人可以在我們機場的安檢部門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

我們的世界共有幾維?一般答案是:三維 + 時間 = 四維。按照《大設計》中提到的 M 理論,(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其實共有十一維。此處霍金又小幽一默:“這么多維度聽起來確實挺帶勁,可是要是你忘了你的停車位那就糟糕了。”

讀完《大設計》,我感覺“宇宙的產生并不需要上帝”并不是這本書里最尖銳的論點。全書最尖銳的大概是作者在此書開頭提及的一句話:“哲學已死”。霍金說:“宇宙如何運轉?現實的本質是什么?萬物從何而來?宇宙是否需要一個創造者?......按照傳統,這些都是哲學問題,然而哲學已死。哲學沒有跟上現代科學發展的步伐,尤其是物理學。于是科學家成了人類追求知識的領跑者。”

愿上帝賦予所有這些人類領跑者流暢的文筆、清楚的表達能力。

文章分類: 我也讀書 | 評論



鲇魚在夜里游動

鲇魚在夜里游動
(改自卡佛的詩《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鲇魚在夜里游動
從維港上岸入城
避開尖沙咀的名牌店
PRADA、香奈兒、路易?威登
它們潛入深巷
游過重慶大廈潮濕的街燈
有人聽見它們在清晨叩門
在樓梯上留下腳步聲
為了等它們我們一夜未眠
窗子一直留著一條縫
我們在夜里小心聆聽水花潑濺
清晨卻來臨于一片失望之中


附:卡佛原詩


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Raymond Carver


At night the salmon move
out from the river and into town.
They avoid places with names
like Foster’s Freeze, A & W, Smiley’s,
but swim close to the tract
homes on Wright Avenue where sometimes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you can hear them trying doorknobs
or bumping against Cable TV lines.
We wait up for them.
We leave our back windows open
and call out when we hear a splash.
Mornings are a disappointment.

文章分類: 文字游樂場 | 評論



評論《虛擬書評》的書評

寫下這個拗口的標題,隨后又嗅出一些《盜夢空間》的味道:第一層:虛擬書和非虛擬書;第二層:評論這些虛擬或非虛擬書的《虛擬書評》;第三層:評論《虛擬書評》的書評;如果沒有搞錯的話,本文應該處于第四層;歡迎給本文留言,借以進入這個系統的第五層(陀螺仍然在旋轉……)。

梁文道老師在近期鳳凰衛視讀書節目《開卷八分鐘》中介紹了《虛擬書評》,視頻如下:

文字實錄在這里:鏈接

此外,豆瓣網(鏈接)和易文網(鏈接)的相關網頁中也收集了一些關于這本書的評論。

感謝這些書評人。作為這本書的作者,閱讀這些評論受益良多。

文章分類: 虛擬書評 | 評論



為略薩正名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Mario Vargas Llosa),想必大家都已聽說。可是大概很多人(包括我在內)一直并不知道:把這位作家稱為“略薩”嚴格說來并不合適,“巴爾加斯?略薩”才是這位作家完整的姓。

近日在微博上讀到止庵老師談及此事的帖子,摘錄一些如下:

昨晚對不止一位記者說:秘魯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那位作家,應稱“巴爾加斯?略薩”,不能簡稱“略薩”。這好有一比:咱們姓“司馬”的不能稱“司先生”,姓“夏侯”的不能稱“夏先生”啊。

拉美的西班牙語作家,如加西亞?馬爾克斯、羅亞?巴斯托斯、卡夫雷拉?因凡特等都不能只稱“馬爾克斯”、“巴斯托斯”或“因凡特”。

還有一個“好有一比”,上次聽勒克萊奇奧親口(承董強先生翻譯)說:你們不能叫我“克萊奇奧”,“勒”和“克”之間也不能有“點”,要連在一起。

這幾天留意了一下內地、香港和臺灣的報紙,發現幾乎所見之處均為“略薩”二字,而兩岸三地對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稱呼也都是“馬爾克斯”或“馬奎斯”。看來,對此事不知情或不在乎者并不在少數。要大家都改口應該也不是一件易事——誰能記得住“略薩”前面那四個字兒、“馬爾克斯”前面那三個字兒啊?累不累啊?較什么真兒啊?——很多人會說。

不過,我覺得這事兒還是應該說給大家聽。正如止庵老師所說:“當然各位愛怎么叫就怎么叫,但行之于文,尤其是新聞報道,好像還應該稍規矩些,至少知道這回事兒。”

文章分類: 文壇張望 | 評論



誰會拿下201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根據最新消息,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將于格林威治時間10月7日上午11點宣布。誰會拿下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呢?

說實在的我并不怎么在乎。

不過,讓我來延續這幾年以來的傳統,在此公布一下賭博公司 Ladbrokes 對于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如果看不太懂這些數據也沒關系,總之,一個作家在這個名單上排名越靠前、賠率越低,就說明賭博公司認為此人獲獎的可能性越大。

Tomas Transtromer ?5.00
Adam Zagajewski ?9.00
Adonis ?9.00
Ko Un ?9.00
Antonio Tabucchi ?11.00
Haruki Murakami ?12.00
Les Murray ?14.00
Assia Djebar ?16.00
Yves Bonnefoy ?16.00
A.S. Byatt ?19.00
Alice Munro ?19.00
Joyce Carol Oates ?19.00
Margaret Atwood ?19.00
Michel Tournier ?19.00
Thomas Pynchon ?19.00
Cormac McCarthy ?21.00
Philip Roth ?21.00
Claudio Magris ?23.00
Don DeLillo ?23.00
Amos Oz ?26.00
E.L Doctorow ?26.00
Maya Angelou ?26.00
Milan Kundera ?26.00
Peter Handke ?26.00
Cees Nooteboom ?31.00
Ernesto Cardinal ?31.00
Gitta Sereny ?31.00
Luis Goytisolo ?31.00
Antonio Lobo Antunes ?36.00
Arno?t Lustig ?36.00
Bei Dao ?36.00
Juan Marse ?36.00
Patrick Modiano ?36.00
Vaclav Havel ?36.00
Javier Marias ?41.00
Bella Akhmadulina ?46.00
Carlos Fuentes ?46.00
Chinua Achebe ?46.00
Eeva Kilpi ?46.00
Elias Khoury ?46.00
Mario Vargas Llosa ?46.00
Shlomo Kalo ?46.00
Umberto Eco ?46.00
William Trevor ?46.00
A.B. Yehoshua ?51.00
Anne Carson ?51.00
David Malouf ?51.00
Ian McEwan ?51.00
Ismail Kadare ?51.00
Per Petterson ?51.00
Harry Mulisch ?67.00
John Banville ?67.00
Jon Fosse ?67.00
Jonathan Littell ?67.00
Mahasweta Devi ?67.00
Michael Ondaatje ?67.00
Paul Auster ?67.00
Salman Rushdie ?67.00
Ulrich Holbein ?67.00
Atiq Rahimi ?76.00
Julian Barnes ?76.00
Kjell Askildsen ?76.00
Ngugi wa Thiong'o ?76.00
F. Sionil Jose ?101.00
Marge Piercy ?101.00
Mary Gordon ?101.00
Nestor Amarilla ?101.00
Peter Carey ?101.00
William H. Gass ?101.00
Yevgeny Yevtushenko ?101.00
Vassilis Aleksaskis ?126.00
Bob Dylan ?151.00

文章分類: 文壇張望 | 評論



辽宁快乐12选五走势图表